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丁興濤

出自恶俗维基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丁興濤
Dxtbb.jpg
寨游大王

姓名

丁興濤

常用ID

Vjie
frank
dingxingtao

職業

蛆蟲皇帝

能力

偷渡蛇頭

特長

借錢炒股

必殺技

訓練精神股東

硬度

所屬

上海幻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丁興濤(1982.8.28 -),浙江嘉興海寧市人,網絡投機商人,曾是偷渡客的蛇頭,主要方向是美國。而後靠二次元文化發家致富,主要作品:戰艦少女R。

個人信息

  • 姓名:丁興濤
  • 神必代碼:3304190633
  • QQ:33360349、292732507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手機號:18802198208、13067613816(股東談雲峰持有)
  • 學校:海寧高級中學2001屆08班、杭州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2006屆
  • 曾經使用的網名:闖蕩上海、胡鬧弟弟、胡說二世、麒麟公、小英hz、自拔自強、boyinsin、dingxingtao、fanfu1982、frank、hzieelaw、linuxman1982、sansitaotao、sinboy、Vjie

事跡

成長曆程

丁興濤出身浙江農村,有一個1978年出生的姐姐(後來在北京某大學博士畢業,進入事業單位,收入豐厚),家裡雖然不是很有錢,但是條件還是很不錯的。[1]早在讀幼兒園的時候,丁興濤就已經意識到了社會的殘酷。丁興濤回憶稱當年「幼兒園的阿姨人都很好,對教師的美好印象很多拜他們所賜」,但是他也知道「其他幼兒園的阿姨大多數很兇的」,原因是他當時所在的幼兒園的孩子有很多人的父母都有點背景,所以才不敢得罪。丁興濤對自己小學受到的填鴨式教育也頗有微詞,至今仍不滿當年對身為中國象棋高手的自己灌輸雷鋒賴寧等支國特有榜樣的學校。丁興濤從一年級就開始擔任班長,經常在各種問題上偏袒照顧和自己親近的同學,特別是女生,三年級的時候就組織全班同學列隊去生病的班主任家中探望。丁興濤回憶稱當年有一位教師不會發脾氣、一直很認真很負責、含辛茹苦、一絲不苟,但是很多學生反而學的不如以前好,這似乎對丁興濤後來的各種策略起到了影響。丁興濤初中的時候被分進了一班(重點班),集合了所有應屆教育系統人士的子女,而丁興濤本人是班長。丁興濤的學習成績非常好,以至於初一的時候就有了不做作業的特權,初三更是獲得了數學競賽市一等獎、自然科學競賽省三等獎、英語演說比賽市二等獎,最後中考全市27名。這段時間的丁興濤通過老教師反而講不好課的親身經歷得出了「資格老里垃圾多」這個結論。在公民課上,丁興濤在結合當時有很多去外國做生意的人出去了不肯回來這樣的事實,對學校灌輸的「社會主義最優越」產生了疑問,對此的樣板式回答自然是中國仍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云云。丁興濤追問資本主義的缺點,回答:剝削,赤裸裸得剝削,罪惡的原始積累,鐵軌下有屍體什麼的,丁興濤回憶稱當時班裡有同學家里開廠的「連大氣都不敢出」。丁興濤提起「民主與法制」這節課的時候自稱「當時我沒學懂,至今沒懂,罪過」,恐怕另有深意。丁興濤對學校非法取締生理衛生課的事情至今耿耿於懷。[2]

少年丁興濤和艾老師的情史

作者:丁興濤

我今年23歲大學四年級,本人小時候吃得好就發育早,初中的時候就鬍子拉扎,道上說長得真有型。

在江南,大多是些小家碧玉的女孩子,在我的初中就是,很多剛剛分配來的女老師中專剛畢業,和小孩子似的。

我初中的時候成績又特別好(腦子也早發育了)。於是我每每都要向這老師那老師匯報情況,幫改作業,甚至整個初一我都不用做作業了。我帥過了在校所有男老師,很多女老師會把眼光停留在我身上,懷疑我是學生的身份。

我就自以為我提前進入了成人的世界。

有個女老師a是教化學的,身材小小的,什麼都是小小的,皮膚的確一級白。在夜自修時候,俺照例去辦公室幫她改作業…一起到教學樓頂樓吹風,那裡,我第一次被一個陌生的異性抱住,我面紅耳赤,但夜黑幫我躲藏,我無法控制得下身勃起,但我毫無經驗,只是不自覺的也把對方抱住,她的腦袋就心安理得的靠到我肩膀上去了……之所以要描述這些,只是想讓大家知道:儘管很少,但這樣幼稚型的老師還是有的,僅僅因為一時的衝動,就把一些東西無遮攔的推給了涉世未深的孩子身上。從此後,我不再靦腆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經常這樣擁抱,直至親吻。同期間有女生給我寫情書,但我馬上回絕,原因是感覺自己已經長大了,不屑了,一種征服的優越感,使我扭曲……

事情沒有曝光,但麻煩並沒有斷,我的生理反映來了,人經常煩躁,煩躁的無法看書,我還是不知蹊蹺,(我們初一的生理衛生課被校長一道命令給斃了)我性情都變了,同學不願意跟我接近,成績雖然還好,但沒以前好了,最重要的是老失眠,熱,燥熱……

這一段我就不細述了,有點糜爛

初三了,我們化學老師換了,我和她也沒有機會再接近,故意接近一定會有麻煩,這個我們倆都知道。於是我們斷了。

一線城市

1998年,丁興濤進入高中,整天逃課,加入了當地的混混團,放學後經常參加一些違法的勾當,還嫖過娼。高一分班的時候是靠父親開後門才進入重點理科班的,高二的時候成績墊底即將被淘汰的時候也是父親花大價錢保住的。然而丁興濤高三的時依舊不思進取,沉迷網遊(當時是2000年)。最後丁興濤是三個教師開小灶(學校為了保證重點班100%的重點率)才考上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的。

2001年的暑假,丁興濤在南京親戚家借宿,立下努力學習的決心。結果大一就當上年級小組長的丁興濤拼命交美女朋友,並依舊沉迷網遊、KTV、迪廳、酒吧,自稱籃球打得好,但被認為太獨而被孤立。丁興濤的成績很差但是結合職務就能輕而易舉地拿到獎學金。大二的時候丁興濤還被一個高中對其很有好感的女生稱「不爭氣」、「毫無可取之處」。2004年10月,丁興濤找周圍人借錢去上海市長寧區中山公園地鐵站附近租住了一間裝修和設施都很不錯的房子,自稱「想體驗下上海的大都市生活」。[3]2006年7月,畢業一年的丁興濤就試圖購買非法北京戶口,未能遂願。[4]

雖然只是杭州電子科技大學的學生,丁興濤的業務能力卻非常強悍,當年就能夠搞到連清華北大的本科生都搞不到的一些實習機會,這種能力對丁興濤後來的起勢是至關重要的。比如2007年夏秋之交,畢業兩年的丁興濤在上海的一家小賓館裡就獨立組織了一個培養SAP系統和ABAP程序開發的培訓班。培訓班如期舉辦,幾百名學員擠在幾十個四人間裡住了十多天,課室是借用的賓館會議廳,請的是上海交大的教授,每天聘請費用都是幾千塊。從這次培訓班就可以看出青年丁興濤的潛力。[5]

丁興濤天分極好而且魅力值很高,同時做事完全隨著自己的野心。[6]

偷渡蛇頭/原始積累中級高手

2008年1月,為了籌集股資,丁興濤打著「見世面」的幌子招攬數名老鄉去紐西蘭「摘蘋果或者獼猴桃」三個月做苦力,並承諾時薪60元、9小時工作制、每周雙休或單休。但在扣除7000元雙程機票、1800元簽證費、200元護照費、幾百元保險費、住宿費、每月兩三千元的生活費後,這些苦力在這三個月里能得到的淨收入不到兩萬。[7]後來丁興濤成為了偷渡客的蛇頭,主要方向是美國。

借錢炒股

2008年4月,丁興濤榮歸故里。然而出賣同胞的行為未能給丁興濤帶來足夠的利潤。為了炒股,丁興濤幾乎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積蓄,以至於開始借錢,再度失敗後被黑社會追債,2008年11月逃到廣州市天河區,靠給別人教oracle和linux來抵房租。[8]

麻花孝子

丁興濤很少提及其為馬化騰打工的履歷,一般寨雜也經常否認這一點。然而證據表明,至少在2011年,丁興濤確實在馬化騰的機房裡進行高級打雜。

幻萌成立

在丁興濤的指揮下,寨游整個運動的參與者遍及趙國宅圈高層,這些蛆群心目中所謂的寨游大佬,圍繞在丁興濤周圍,用他們擅長的作惡、撕逼、陰謀以及各種死媽技巧來為寨游添磚加瓦。以丁興濤為首的大手子們一開始就想得很遠而且準備非常充分,這一點是趙國國內其他任何手遊都做不到的。相比之下,徐逸無論水平還是規模遠不如丁興濤。

丁興濤從2014年就開始有計劃地針對趙國宅圈高層的幾個圈子開始調略。首先是主動加入寨游成為寨游天使投資人的北朝勢力,其最大貢獻是在2014年9月說服周錦華突然公開支持寨游,而2014年6月的時候周錦華就已經知道寨游的存在並且表示很大的反感,如今的周錦華已然成為北朝勢力的元老之一。

丁興濤的第二個目標是ACG相關的旅日人士,前後收買了大量的旅日大齡廢物和廉價研修生。從2015年開始,丁興濤就已經完成了對日本宅圈進行侵略的計劃,一直在有組織地指揮那些廉價研修生在推特上搞所謂的共榮,這些旅日蛆群正是丁興濤對日本戰線的急先鋒,影響極其惡劣。被丁興濤收買的旅日廢物中,在趙國國內最有名的當屬艦C吧大吧主,早在2014年8月就被丁興濤收買,證據之一就是此人當時註冊寨游論壇求激活碼的記錄。後來丁興濤趁70w的機會幹掉了原本管理艦C吧的那些正常大佬,找了罪歌這樣的貼吧軍閥,強行把自己收買的人推上位,並蒙蔽了大量普通艦C玩家一段時間,後來才敗露。中華特有艦C的悲劇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值得一提的是,幻萌網絡的註冊資本只有100萬,同時截止到2017年6月其依然沒有招募到針對英文的運營經理。這究竟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我想我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二痴產業

2015年12月17日,丁興濤在上海參加了由遊戲智庫主辦,天極網、遊資網協辦的「智匯零接觸·二次元」主題沙龍。丁興濤稱,2015年是二次元遊戲發力的一年,戰艦少女也搭上了今年二次元風潮的順風車[9]。丁興濤表示,2015年遊戲產業高達1400億,而二次元遊戲卻寥寥無幾,爆款少,收入產值也不算高,所以二次元遊戲的用戶群體還屬於小眾,雖有固定的核心用戶但數量卻不大,想要做好二次元遊戲,只有更多學習[10]日本成功二次元遊戲的經驗。

談到如何生產精緻的二次元遊戲,丁興濤表示首先要定位好用戶,即核心二次元用戶[11];再者,要了解用戶特徵。丁興濤稱二次元用戶的圈子比較封閉,有些許排外,但又渴望外界認可,因此企業需要一些軟實力才能做精二次元遊戲。丁興濤說:「第一,先要了解用戶和市場,明白真正的市場及用戶需求;其次要站在用戶的視角,創造出二次元圈子內的文化要素,要懂得放棄市場表現去迎合用戶對於二次元的理念;最後最重要的一點是,團隊裡的所有人都需要發自內心地喜愛二次元文化。」

在二次元遊戲的運營理念方面,丁興濤認為要以自身二次元產品的特徵來進行運營及推廣、正確的推廣給小眾的二次元用戶、研發運營團隊要一條心,所有人都要有對二次元文化的喜愛,不能背道而馳。丁興濤最後總結稱,打造二次元遊戲,必須路經提升題材的熱度,才能達成掙錢的目的

盈利教程

注意!以下內容只針對批判部分拿著政治大棒,黑屁友商的死媽廢物,請一般艦r玩家勿對號入座。

腦控玩家

丁興濤與其的宦萌網絡極其擅長控制玩家,讓普通玩家成為激進的「毒爆蟲」,攻擊宦萌的商業對手,久而久之,戰艦少女這款遊戲的玩家社區已經變得惡臭無比,除了對友商的攻擊,蟲群們往往還對艦r自家的同人作者下手,任何與蟲群敵視的遊戲有關聯的同人作者,哪怕他曾經做過艦r的同人作品,也會被蟲群列為攻擊的對象,其手段之齷齪惡劣,和你匪文革紅衛兵倒是有幾分相似之處,此外,蟲群和兔雜/粉紅等死媽群體重合度極高。在你國微博七字黨的評論中常常能看見寨蛆在樂此不疲的黑屁並送出自己的親媽。目前,戰艦少女r在艦圈的風評已經完全墜毀,毒爆蟲更是讓人避而遠之的存在。寨蛆的捍衛行為不但沒有給這遊戲帶來絲毫的活力,反而使其變成了一具惡臭腐爛的乾屍。筆者認為,造成艦r風評墜毀的元兇不是別人,正是捍衛這款抄襲遊戲的蟲群本身,而丁興濤的狼性投機營銷方式,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戰狼少女

時間來到2016年,在派趣與幻萌的糾紛官司還沒有結果之時,丁興濤就擅自推出了《戰艦少女》的復刻版遊戲《戰艦少女r》,且《戰艦少女》的用戶可用之前的帳號信息直接登錄遊戲,並於幾個月後上線日本,目標用戶直指艦C遊戲群體,對外,無數蟲群如同被丁興濤腦控的活蛆,在推特對普通艦C玩家進行殭屍式的騷擾宣傳。對內,蟲群通過微博,貼吧等多個平台,對艦C玩家造謠,人肉。聲稱對方是「精日」「日雜」「大和魂」,意圖破壞艦C的玩家風評達到自己齷齪的宣傳目的。然而這種極其病態的營銷方式,卻沒有給丁興濤的山寨美夢帶來轉機,艦r日服很快就過氣並因為照搬艦C的系統在日本風評墜毀,令人捧腹的是,對外聲稱自己是愛國紅色手遊的艦r,在後來聯動了一款名為《空戰乙女》的遊戲,該遊戲竟然公然宣傳台灣獨立,並有玩家幫忙台灣進攻大陸等反動劇情,對此筆者想對幻萌以及蟲群說一句:不錯,自嘲完美。

迫害友商

2015年7月24日,徐文稱丁興濤在派趣與幻萌的糾紛中消極應對協商,拒絕約談,甚至人身威脅自己和家人。[12]

2017年5月23日,由B站代理的手遊《碧藍航線》正式開始運營,對於幻萌來說,擁有較高立繪水平,獨創玩法以及平台優勢的碧藍航線毫無疑問是一個心腹大患。從碧藍航線的開服伊始,蟲群對於這個遊戲的迫害就從未停止(例如在taptap上有組織的惡意差評,造謠毀謗碧藍航線研發人員等),很明顯,始作俑者就是丁興濤以及其背後的宦萌。

2017年5月26日 蟲群在敖翔發表的碧藍航線宣傳視頻中偽裝艦C玩家,希望挑起艦C玩家與B站的矛盾,可惜被人揭發後一瞬墜毀。

2017年8月28日 碧藍航線七夕活動之際,蟲群借著「江陰海戰八十周年」的東風,再度舉起鍵政大棒,迫害並地圖炮為之辯解的普通碧藍航線玩家。

2017年11月13日 曾經為幻萌供稿,並與幻萌高層關係密切的畫師軌道君在QQ群地圖炮碧藍航線玩家為「b雜」

2018年11月21日 知名鍵政廢物劉捷思在微博再度欽點碧藍航線為精日遊戲,引得無數蟲群轉發。

欽點碧藍航線

2019年1月末,北朝核心成員陳堯和閩國太君孟馳在微博聯合碰瓷碧藍航線,兩位大佐先是聲稱碧藍航線某船的新春皮膚有煙槍要素,有隱喻鴉片,教唆青少年吸毒之意,隨後睿國運營一瞬車欠改圖,然而舉報達人孟大佐依然不屈不撓,抓著台灣畫師的一句無心之語,給人扣上台獨帽子。隨即該微博被寨蛆大量轉發,並在評論區上演了別樣的扣帽子大戰。看來丁興濤領導的寨蛆和微博七字黨底下的粉紅兔雜是完完全全的一路人。筆者個人認為你支被英美野爹毆打到打開國門是支那歷史上少有的進步文明事件,而鴉片在你支泛濫只能怪貴國人咎由自取,也請各位兔雜不要碰瓷比你支文明先進幾倍的福爾摩沙,最後祝願愛支寨蛆和陳孟這種艦政廢物的親媽在新的一年裡身體安康,不多談!

山河日下

儘管丁興濤的幻萌與其旗下操縱的蟲群竭盡全力的用你支特有的政治大棒迫害友商,操縱輿論,卻無法避免自己的遊戲質量低下,被陳睿叔叔搶走用戶的事實。據統計,碧藍航線開服的數月之內,艦r的用戶與月活呈現了斷崖式下跌,幻萌公司只能通過逃稅等方式維持公司生計,以至於被有關部門警告並加以公示。被逼無奈的幻萌公司於C94期間推出了換皮遊戲《蒼青幻影》,該遊戲的所有美術資源都是照搬艦r,連UI都是劣質的模板UI,看來丁興濤已經精通了韭菜理論,面對幻萌的不作為和割韭菜一般的運營手段,不知道還有多少蟲群願意為丁興濤貢獻自己的親媽呢。

2018年10月,丁興濤突然裁掉了如同自己心腹一般的幻萌市場部,據稱,裁員的員工包括在艦圈已經臭名遠揚的「sam國之雪風「和59熊,可惜了這兩位大佐在過去為了捍衛幻萌送出的親媽,據市場部總管南夏樹所稱,似乎幻萌內部產生了某種程度的內鬥,在此筆者祝願幻萌這家充滿了惡臭的公司儘早在你支的資本競爭中暴斃,qqqxx

清真聖戰

在此寨游生死存亡的2018年末,知名蟲群太史字母在糞坑戰艦少女台服吧發表了台吧動員[13] ,呼籲寨蛆里的鷹派跟隨他搶回輿論陣地,並把寨游頭號假想敵的矛頭從「艦C以及惡俗系精日」轉向了艦B玩家,令人懷疑蟲群是否已經發展成為了成為伊斯蘭國之類的清真極端大肉組織,筆者在這裡建議寨蛆們不要嘴炮,用實際行動干爛B站以及樂萌的高雅人士,不然寨游那不到百萬的月流水恐怕能難撐過明年了,嘻嘻

惡俗克星

2019年1月31日,學歷造假的三本農逼孟馳大佐在微博大腦降級欽點高雅人士,導致ao多的寨蛆於八十年後再度入侵,寨蛆在感嘆自己根正苗紅的同時還不忘黑屁一下友商,真是令人欣慰極了。至於寨蛆能給高雅人士帶來什麼損失,筆者暫時蒙在鼓裡。在此呼籲窺屏的寨蛆不要做慫屄,趕快在評論區送出自己的親媽,屑屑。

學籍

Maggot.jpg
Maggot1.jpg

外部連結和注釋

知乎專欄:艦娘與我們(大量揭露丁興濤,幻萌及蟲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