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维桢

来自恶俗维基
Sysadmin讨论 | 贡献2019年9月14日 (六) 13:09的版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Template:Mottomo

总感觉这是跨物种的对话
——百度隔壁东方吧某吧友对夏维桢语言理解能力的评价
夏维桢
迫真原创.jpg
这是原创(迫真)

姓名

夏维桢

常用ID

暗阳花·夏
ppy2019

职业

抄袭超级高手
绘画低级下手
缝合怪[1]

能力

抖音第几绘画

特长

抄袭
召唤卫兵

必杀技

冒充亲爹

硬度

所属

抖音

夏维桢(2003.2.18 -),北京中关村人,曾经就读于红山小学第三校区,目前就读于北京市新城二中,是一名来自抖音上的迫真绘画大佬。夏维桢曾经曾经在抖音上抄袭东方人物帕秋莉作为自己的“原创人设”而在东方圈内引发了轩然大波,虽然此人最初与东方众达成过和解协定,但是之后一转硬汉使整个事件迅速恶化且在多方压力下拒不道歉且对粉丝进行洗脑。同时有证据指出,夏维桢还在2019年3月抄袭了一个《第五人格》的二次创作。

近日,有人在抖音画了一张帕秋莉而引起了大量夏维桢粉丝ky,结果却被其本人认为有人利用该作品骚扰它并且完全无视该作者对它做的解释,表现得弱智不堪且完全无法沟通,正是此事使笔者决定助其登上本维基。

日本已经有东方众开始声援对暗阳花抄袭事件的维权行动,但是目前人数不多,笔者在此请求各位高雅人士加大宣传力度,争取让抄袭大师夏维桢在中日两国都成为千夫所指的人间之屑。

7月14日更新:夏维桢于前几天在QQ签名中钦点维权东方众才是“做错事的人”,还在QQ空间和QQ精选图片中放上了自己曾经抄袭帕秋莉的“原创人设”,由此可见夏维桢从来没有就自己的抄袭行为有过任何悔改,笔者特在此将夏维桢的硬度升为无限大。

8月16日更新:根据线报,夏维桢目前已经知道了自己在本维基的条目,故笔者在此对可能正在视奸本条目的夏维桢隔空喊话——好好回想一下自己在2.12事件发生后的所作所为和与“苏打”和“夜幽玄影”间的事情,希望你早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道歉,争取得到原谅。

信息

  • 本名:夏维桢
  • 所在地:北京中关村
  • 年龄:16岁(存疑)
  • 生日:2003-02-18(存疑)
  • 学校
    • 小学:第三小学红山校区(存疑)
    • 中学:北京市新城二中
  • 抖音:暗阳花·夏(账号:1683953026)[2]
  • QQ:2307060034
  • 屑站:ppy2019
  • 快手:
  • 微信号:anyanghuaxia
  • 微信粉丝群群聊名称:暗阳花夏绘画群
  • 第五人格账号:
    • 梦幻小瑶佛系(id:105707651)
    • 抖音喵酱不会溜(id:97990490)

满班忠烈

事迹

抄袭起家

在最开始,夏维桢的视频为帕秋莉,这为她抄袭可怜的帕秋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开始硬汉

东窗事发后,夏维桢立刻展开了对东方众的反击行动,除了发动粉丝进行洗地外,还于2月20日注册了屑站账号@ppy2019 发布了5期洗白视频。但是,夏维桢的洗地技术实在是泰国第几[4],其给出的所谓“英式睡帽”的资料和一位拿破仑时期的历史人物资料均被查证为不成立,甚至连小学生都说它幼稚。

由于受到屑站各路人士的嘲讽以及无法在屑站呼唤卫兵,夏维桢于2019年3月上旬弃号而逃,该系列第六集也自此成为了一句黑屁。

此处为夏维桢自我洗地视频合集:

  •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Widget:BilibiliVideo}}
  •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Widget:BilibiliVideo}}
  •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Widget:BilibiliVideo}}
  •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Widget:BilibiliVideo}}
  •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Widget:BilibiliVideo}}

舔狗大战

版权意识薄弱的抖音小将兼夏维桢粉丝,开始了与东方众的大战。笔者表示,既然没有抄袭为什么主颜色和帕秋莉一样是紫色???

冒充亲爹

维权东方众的领导人@大妖精Daiyousei 在抖音上与之互动时,夏维桢突然自称自己是“暗阳的父亲”。但是,夏维桢的一系列复读行为和弱智言论很快使其谎言不攻自破。而且,现实中应该没有哪个父亲会用自己孩子的网名来称呼自己的孩子吧,即使孩子用的是父亲的手机。

抖音账号“暗阳花•夏”曾在2019年3月10日发布了一条动态,从用语等推测,该动态系夏维桢父亲本人发布,他在该动态中称自己的孩子“从6岁开始就在画画”,然而夏维桢的画技到现在为止是什么水平各位应该都看在眼里。

抄袭D5

2019年3月20日,夏维桢抄袭了抖音用户@Na2CO3 的第五人格二次创作以及一些第五人格其他的二次创作,导致第五圈群情激愤,但是夏维桢毫无损失,此时夏维桢的屑站账号(ppy2019)处于自闭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被抄袭者在与神必壬的抖音私聊中使用了“冒险”一词,这可能指向了一件事——暗阳花以剽窃者的身份向原作者施压。

消费他人

2019年4月5日,@大妖精Daiyousei 因屑站一个用户(@李佳成up,现ID已改)的恶意举报被封禁7天。夏维桢借此机会对粉丝洗脑,并消费此账号。后来,@大妖精Daiyousei 因为ny事件被永久封禁。


要求删画

2019年5月14日,抖音用户“夜玄幽影”在抖音上发布了一张帕秋莉的画,随即引来了大量夏维桢脑残粉的ky。

夏维桢在受到一系列at后便在私聊中向该用户展示出了世界第几的语文理解能力并将以上所有ky粉钦定为“骚扰它的人”,之后不由分说地拉黑了该用户,完全不听任何解释。

QQ硬汉

2019年6月28日,夏维桢将QQ签名修改为“有些人真让我恶心,自已做错,偏赖别人头上。”,结合之前夏维桢抄袭事件的影响,此话极有可能是在影射当时参与维权的各方东方众。

2019年7月7日,夏维桢在一条说说中使用了自己的“原创人设”,而其精选图片中也有一张该皮囊的图片[5]

综上所述,夏维桢准备在此事上一硬到底,“硬汉要从娃娃抓起”可能就是说的夏维桢这种人吧。

皮囊再现

2019年7月20日左右,夏维桢公然在抖音上使用了其抄袭帕秋莉的迫真原创人设并进行了具体的人物设定,再次坐实了夏维桢从未就此事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事实。

笔者在此对夏维桢隔空喊话:虽然东方众的维权活动已经结束了,但是你的劣迹从未被人遗忘,而像你这种被实锤抄袭还想要以城墙脸皮抵赖的人迟早会迎来你的终焉。

再召卫兵

在2019年野兽之日的当天,夏维桢因不明原因修改了抖音昵称想要再次召唤花卫兵为自己洗地。

值得一提的是,夏维桢最初临摹帕秋莉的作品又被他恢复了,再度抄袭起势kana? 召唤卫兵.jpg Screenshot 20190810-121915.jpg

告粉丝书

2019年8月11日,此时距离包括维权东方众领导人在内的大部分东方众放弃维权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而“暗阳花抖音抄袭事件”在日本引发的风波也早已平息,但是始终都有一些人仍然在联系他,因此夏维桢在这一天于抖音上发了一篇关于“暗阳花抖音抄袭事件”的公告。 公告.jpg 该篇公告中出现了“公网”这一IT界术语,一个未成年人是不太可能知道这个词的,而之前联系维权东方众的夏维桢同学也提到过夏维桢的父亲“是做IT技术的”,现在看来,夏维桢的父亲可能真的是IT中级高手,甚至还可能有赵家背景,虽然以上只是推测,但还是请各位高雅人士谨慎行动。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夏维桢已经知道自己的部分个人信息泄露了,否则该公告中的第三条不会出现。

夏式解释

8月11日,夏维桢在其微信群中回应了关于2.12事件的部分细节,其中有一些与本条目当前记录信息有出入的信息,但因为夏维桢作为当事人有为自己辩护的可能性,故笔者暂时不修改本条目其他内容。

继续抄袭,三回啊三回

夏维桢在8月11日发的《告粉丝书》受到了来自东方圈和第五人格圈的许多人士的质疑,面对这些质疑,夏维桢统一表示要求其“拿出证据”。既然夏维桢如此的想要证据,那么笔者就在此送上一份新鲜出炉的证据——

8月16日,暗阳花投稿了一个红蝶×盲女的第五人格二次创作,内容如下:

但是,该作品很快就被发现抄袭了另一个第五人格二次创作:

好了,还需要笔者在此多做什么解释吗?


粉丝群高潮

2019年9月2日,一个东方众在直播间希望暗阳花能够道歉,并且没有任何骂人的语气,结果暗阳花和粉丝就在粪便群里面持续高潮,场面一度十分可笑。

改设带手子

在最新的迫真洗白中,夏维桢引用了某英文百科中的内容意在说明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触犯ZUN的“禁令”。可是,夏维桢的说辞却从最初的原创变成了现在的“二次创作”,而且还在微信群里放出了一句名言——“我自己喜欢 改社,想 怎么改都行”,实在是神触无比。

花卫兵

水月·玲珑

在2019年2月13日对东方爱好者开地图炮的弱智,此人激怒了当场所有的东方爱好者,但是她完全不当一回事。

之后她在另一个抄袭废物下面也发出了同样的留言,之后有不少的东方爱好者开始人肉她,但笔者目前无法查询此事下文。

信息疑云

目前,关于夏维桢的大部分信息都是由夏维桢的一个同学向维权东方众主动提供的,不过其提供的信息中有很多存疑之处:

  • 夏维桢同学称夏维桢的父亲“在军区工作,要说英语”,但是中关村军区只有军区医院,并不为维权东方众所信服
  • 夏维桢同学称“学校在国防大学里面”,由此推测夏维桢就读于国防大学附属小学,然而有附属小学的大学是国防科技大学而非国防大学。

综上所述,夏维桢同学提供的信息可信度不高,甚至有受夏维桢派遣来刻意干扰维权东方众的可能性,引用航哥的话来说,夏维桢“肯定是用半真半假的言论来放烟雾弹的”。鉴于夏维桢的该同学暂无其他恶劣事迹,故笔者暂时不放出其屑站id。

不过这其中“真”的部分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即夏维桢之名和北京中关村这一地址,换句话说——北京市海淀区又多了一位硬汉

半分虚幻の学校信息

事件影响

2.12抄袭异变

就直接影响而言,此事导致了2019年3月期间东方在抖音等平台上风评下滑,同时还引发了夏维桢徒弟(此人抄袭了魔理沙)联动人设事件、刘泽卫兵(@吔硅的沙俄球@高玩家 [6])对维权东方众的钦点事件。

就间接影响而言,

  • 只要抖音上有人画了帕秋莉就会有ky废物提到“暗阳花”,已经影响到了东方传教士在抖音上的活动,并引发了下文提及的“5.14删画异变”。
  • @吔硅的沙俄球 的恶意暗示使其与维权东方众领导人结了梁子,并导致后者在2019年5月下旬被出道并受到了真人快杀的威胁。

各方东方众的维权行动最后也因夏维桢持续硬汉而以失败告终,但客观上还是有一定成效的,具体表现为夏维桢在一段时间后放弃了该人设,但是其近期再次开始使用该皮囊。

5.14删画异变

此事导致“夜幽玄影”被大量ky废物迫害,以下为ky废物的语录类型:

  • 一眼就说是暗阳花
  • 少了眼罩
  • 直球发言说想念

而夏维桢除了要求“夜幽玄影”删除该作品外,没有任何其他回应。

夏维桢语录

红魔馆档案室

外部链接与注释

  1. 抄完东方后又抄第五人格
  2. 夏维桢每晚八点左右会开麦直播,高兴时甚至会唱歌
  3. 很可能不只有这三个,并且三个账号的位置信息都不一样,由此推测夏维桢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
  4. 夏维桢的屑站答题技术也是睿国第几(63分)
  5. 这两张图并未在之前总结“暗阳花抖音抄袭事件”的屑站专栏中被扒出,显然是新画的
  6. 前者为动态暗示,后者为直球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