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色吧

出自恶俗维基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戒色吧
XJJSB.jpg

性質

邪教

創始人

未知

現狀

風評墜毀後徹底淪為皮囊,很少再騷擾其他貼吧,但依舊經常出現醜聞

受影響

劉欣
戒色論壇
極端宗教徒
大悲拔苦
淨空學會

影響

百度貼吧
各大小型戒色貼吧

首要成員

劉欣
于明濤
隕落星辰376

首要前成員

傳奇瑪雅人
薛淇
劉福
戒色吧吧務管理創建者

友好

素食吧
釋淨空吧
放生吧

敵對

幾乎所有正常網絡貼吧
顯卡吧(首要敵對)
陽光生活吧(首要敵對)

我擼管把我媽給擼死了,只要我戒擼她就能復活。沒復活?那一定是我戒色福報還不夠!
——戒色廢物

戒色吧,在百度乃至整個國內網絡上都極度臭名昭著的網絡邪教兼弱智兒製造中心,要問百度貼吧上最臭名昭著的貼吧有哪些,排在前三的毫無疑問絕對就是李毅吧、抗壓吧和戒色吧,作為2012年之後的一系列貼吧騷亂的主要發動軸心,戒色吧在百度乃正整個網絡上可謂是臭名遠揚。

因此,戒色吧和李毅吧以及抗壓吧在百度上有着「百度三大臭蟲貼吧」之稱。

如今在百度貼吧上,哪裏一出現戒色吧成員,就必定會引起一波持續的臭罵聲和冷熱嘲諷,可見得戒色吧在作為百度上臭名昭著的過街老鼠這一點上,李毅吧和抗壓吧已經是望塵莫及了。雖然三個貼吧全是蛆,可是按照人類心理和生理上來看,李毅吧和抗壓吧還算稱得上是「人類」,可是戒色吧完全憑藉着自己一系列變態扭曲的價值觀和人生觀以及各種死媽行為使其在理論上完全成為了一群非人類一般的奇葩群體。

如今人們一想到戒色吧,可以說簡直是不由得起一身的雞皮疙瘩,該吧內基本上由各種不好學的初高中弱智兒、技校逃學渣滓、輟學智障、無業啃老廢物組成,和李毅吧的屌蛆整天意淫着不努力就能飛黃騰達一樣,戒色吧的廢物們同樣也是整天意淫着不用動腦子去讀書、不用費力氣去工作,只要躺在家拿着手機看戒色吧精品貼就能一步登天變身高富帥,完全暴露了戒色吧的廢物們戒色的目的,他們並不是想戒掉所謂的色慾,不過是想找個看起來比讀書和打工看起來更加輕鬆的「捷徑」,並且給自己好吃懶做導致自己人生失敗找個荒唐的藉口來自欺欺人,由此見得戒色吧蛆蟲雖然由屌絲蛻變而來,可是骨子裏好逸惡勞妄圖不勞而獲的本質依然沒有任何改變。諷刺的是,即便是在戒色吧領袖飛翔本人的真實身份都無法完全確定[1],于明濤僅僅是個三本升級人,大量戒色吧曾經的高學歷分子被驅逐的情況下依然有十萬甚至九萬的上述廢物們相信着戒色能夠改變命運,依靠着戒色能一瞬考上國內名牌大學。

然而直到如今,戒色吧依然沒有出現一個真正通過戒擼走向了人生巔峰的人(不包括那些盜圖放黑屁卻拿不出半點實際乾貨的槍手),很多老戒色廢物在戒色吧待了幾年了如今依然一事無成。

由於戒色吧整體智商水平低下,三觀邏輯扭曲,下限遠低於正常人類,所以戒色廢物們經常在貼吧上干出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甚至極度反智商、反人類的死媽行為,其中包括但不限於「4S笑而不語」「冒充天津爆炸事件消防員」「侮辱慰安婦」「造謠侮辱車禍受害者」這些行為,而且戒色吧另外一個讓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就是戒色吧里的那些奇妙深刻的大腦升級理論以及萬病論,其中有的荒謬程度甚至不亞於獨人13的野蠻文明論和精子學,例如:精子=腦髓、繁體字=港台野蠻文字、戒擼能把骨頭戒變形、我媽是魔鬼等,甚至有些戒色豚居然覺得自己親爹親媽死了都是被自己擼死的,只要戒了擼親爹親媽就可以復活。

即使在哪裏都遭受厭惡排擠和嘲諷辱罵,戒色豚們還是喜歡整天不知疲倦地跑到別人地盤上瘋狂傳教送媽,殊不知他們在別人眼裏純粹就是一群瘋狗而已,他們越是暴力送媽,就只會讓別人更加厭惡他們,然而他們送完媽以後卻只會在一邊美滋滋地認為自己普度了別人。

所以這裏筆者認為戒色吧某種程度上相當於貼吧上的一個專門培養各種大腦升級人的場所。

由於戒色吧和戒色廢物們多年來在網絡上乾的各種死媽行為太多且實在是罄竹難書,因此本條目只收集戒色吧曾經比較著名的一些黑料做不完全收錄。

經歷

邪教誕生

百度ID為「青抵」的戒色廢物冒充天津爆炸事件中的消防員被當場揭穿,被塘沽吧掛城牆

戒色吧最早誕生於哪一年已經無從考證,已知2009年傳奇瑪雅人感情世界順天為聖這一批戒色系始祖奪吧之前戒色吧就已經存在,只不過當時戒色吧僅僅只是個幾乎沒人光顧的個人貼吧[來源請求][2],吧主也只是整日在吧內發水帖。

2009年開始,傳奇瑪雅人這一批真戒色分子企圖佔領其他貼吧均以失敗告終,最終這批人將目標轉向了當時看起來比較弱勢的戒色吧,並開始不斷向百度官方投訴大吧主,意圖篡位,但投訴都沒有被百度受理,這段時間他們的行為也引起了一定的反感,並可能引起了之後最早的反戒色人士之一,被稱為75黨的人的反對[3]

直到2010年,傳奇瑪雅人這批戒色分子買通了某個主打貼吧機器的網絡科技團隊,成功盜取了戒色吧大吧主的賬號,並刪除了大量精品貼,再加上傳奇瑪雅人的積極舉報,最終戒色吧初代大吧主被撤職,傳奇瑪雅人感情世界順天為聖這批真戒色分子成功篡位,戒色吧自此開始從一個無人問津的個人貼吧走向了極端邪教化的道路。

之後戒色吧經歷了一系列吧主更替和一系列小規模爆吧事件,但影響並不深遠,影響最大的一代則是從土豆開始的,甚至說2012年後的送媽狂潮也正是在土豆這一任吧務的時期就埋下了禍根,土豆在之前曾獲得過戒色吧吧務職位,後來由於疏忽而導致貼吧被爆從而遭到撤職,而被Fiphoenix取而代之,之後隨着傳奇瑪雅人這一批最早的戒色分子逐漸回歸虛無[4],戒色吧的大權最終又落到土豆手裏。

土豆再度上任後,對戒色吧當前的人氣並不滿足,因此定下了他最終的野心:確定戒色理論,並在百度貼吧大肆宣傳,自此,戒色吧最令人深惡痛絕的各種噁心屬性就已經開始出現爆發的萌芽。也為之後的送媽狂潮的爆發埋下了禍根。並且戒色吧的理論體系也自此開始初步成型,而後來的劉欣的一系列理論實際上也不過是在這套理論上不斷完善而來的。

侮辱慰安婦受害者

劉欣上任

劉欣的個人經歷不多談,請自行移步自劉欣條目。

劉欣上任後,更加大肆鼓動戒色吧成員外出宣傳,因此爆發了2012年之後持續了幾年的大規模送媽狂潮事件,劉欣的著名狗腿子之一的賀文強等佛棍還利用仇日、仇歐美等思想大肆洗腦煽動戒色吧成員在百度貼吧上針對一系列與日系有關的貼吧或者一些討論歐美遊戲、電影文化的貼吧進行送媽騷擾,甚至大量醫學類、疾病類貼吧也屢屢遭到戒色吧成員騷擾,戒色廢物們在百度貼吧乃至國內大量網絡社區和社交平台內瘋狂宣傳他們那一系列病態扭曲的人生觀與價值觀,甚至包括一系列暴力傳教、干涉別吧內政、爆破或者奪取其他貼吧、無腦反日、無腦反acg、過度鼓吹崇拜傳統文化、倡導男尊女卑、妄圖復興封建制度、惡意貶低西方文化和西醫、以及無腦反其他網絡亞文化等行為,最終這一系列行為徹底激起了各大貼吧民憤,並迅速導致戒色吧在百度貼吧上風評墜毀,最終引得包括李毅吧等多個貼吧以及各個爆吧團隊帶頭對戒色吧發動連環爆吧,並且貼吧內包括吧務組以及一些送媽狂潮中的活躍戒色豚均遭到報復性/志願性人肉搜索。

造謠詆毀車禍傷者

吧務服軟

爆吧和出道風波成功讓劉欣等戒色吧高層清楚地明白了他們這些時間以來煽動戒色吧成員在外送媽傳教從而闖下了大禍,戒色吧高層帶頭髮布了幾篇迫真道歉貼,並發佈了公告貼對當時依然還在其他貼吧瘋狂送媽的大量戒色廢物們進行了勸阻和召回,並且還用戒色吧務管理這個戒色吧幕後公用賬號發佈了幾篇帖子進行了一系列的迫真辯解,聲稱在外傳教和送媽的多數不是他們的人,而是「有人偽裝成戒色吧成員在外鬧事」,然而眾所周知當時類似楊喬帥曾文鋒這幾頭純粹的戒色豚都是當時著名的戒色吧送媽急先鋒,早已因為送媽過於勤快而在其他貼吧被掛起來裱了十萬甚至九萬次,所以說這次戒色吧高層的一系列辯解無非都是黑他親媽的大屁。

之後有幾個吧務甚至還直接對戒色吧成員之前的一系列送媽的行為予以否認,甚至還妄圖將來自百度各界的火力引向當時的邪惡無比戒色吧,在這幾個行動中充當急先鋒的就是當時的著名廢物薛淇,由此足以見得戒色吧高層的臉皮簡直是厚若城牆。

之後為了給其他貼吧有個交代,因此劉欣和于明濤將當時煽動戒色吧成員外出送媽的賀文強以及薛淇等幾個主使統統撤去吧務職位並逐出了戒色吧,並立下了新規定:「未得到吧務允許在外傳教或惡意舉報別吧的、以及打着戒色吧旗號在外搞事的,後果自負,並逐出戒色吧」,自此直到2017年,除了較為底層的戒色廢物們,戒色吧高層再也沒有組織發動過大規模的線上傳教和外出送媽行動。

甚至戒色吧高層之後還把一些繼續在別吧傳教或者鬧事的戒色豚進行了封禁驅逐,其中比較典型的就是喜羊羊蝶羊羊2以及著名送媽硬漢楊喬帥,其中喜羊羊蝶羊羊2被驅逐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此人多次在科炮、魔禁、WAR3等貼吧傳教,結果導致這些貼吧的吧務組和吧友直接和戒色吧撕破臉,因此這些貼吧統統把戒色狗列為了「不歡迎對象」,之後只要在這些貼吧一旦被發現有涉及戒色吧的任何行為都會遭到封禁,因此喜羊羊蝶羊羊2被劉欣認為「敗壞戒色吧名聲」而遭到驅逐。而楊喬帥則是多次在其他貼吧送媽,甚至最後這個弱智竟然還在自己母校貼吧利用挖墳等方式暴力宣傳,因此楊喬帥激怒了自己母校貼吧的吧務,慘遭母校貼吧大吧主當眾出道,出道後眾叛親離,被劉欣當做棄子驅逐。[5]

雖然戒色吧已經收斂對別吧的騷擾和攻擊,可是遭到洗腦的戒色吧的蛆蟲們依然時不時地皮子癢,所以這些年來不少戒色吧蛆蟲依然還在整天孜孜不倦地跑到別人地盤上瘋狂送媽,所以戒色吧的風評從送媽狂潮結束後依然沒有半點好轉。

題外話:賀文強被逐出戒色吧還有一個原因,主要是因為賀文強和劉欣十分類似,本身野心和名利心相當的重,妄圖玩個人崇拜,在戒色吧內自成一派,因此賀文強當時要求戒色吧高層要每周定期頂置他的帖子,因此後來漸漸讓劉欣感到賀文強威脅到了他的地位,而且由於戒色吧曾經搞極端宗教化,已經引起大量不信教的吧友不滿,並且戒色吧內的宗教理論也在網上飽受詬病,因此劉欣和于明濤之後企圖將戒色吧偽裝成一個無神論貼吧,以降低無神論者們的反感,但是賀文強卻堅持要把戒色吧完全佛棍化,甚至還要把道教和基督教給完全驅逐出去,因此後來賀文強反而慘遭劉欣和于明濤驅逐,最終賀文強只能在戒擼吧自成一派,天天在旁邊跪舔劉欣和于明濤的屁眼子,想有朝一日能被戒色吧重新接納,結果劉欣和于明濤卻始終不領情,甚至在2016年的一次百度大審查時,于明濤還趁機反咬賀文強一口,通過和TBVA的一系列屁眼交易成功讓賀文強的戒擼吧被百度官方封禁,直到現在,賀文強依然經常派遣五毛去貼吧反饋申請解封戒擼吧,但次次申請都被駁回。

失地收復

于明濤帶頭舉報其他貼吧,圖上qq疑似已被于明濤贈送他人。

早年戒色吧曾大規模入侵別吧,首先戒色吧會派遣傳教團隊在該貼吧大肆傳教,如果遭到吧務和吧友驅逐,戒色吧將會強制入侵,首先他們嘗試在曝光台進行舉報,如果舉報後封吧失敗便會採用強行奪吧的方式,將原吧務投訴掉,然後戒色豚舉眾大肆入侵,因此曾經大量貼吧深受毒害[6],其中戒色吧發動奪吧入侵的主要幕後主使開始是臭名昭著的戒色吧爆破手薛淇,即便之後于明濤迫於外界壓力而不得不撤了他的吧務職位,但失去吧務職位的薛淇之後依然在幕後幫助戒色吧高層對別吧發動入侵,後來另一位當時的大明星張躍鑫也成為了主力。

直到2016年,已經有大量貼吧慘遭毒手,甚至一些反戒色系的貼吧也遭到奪取,一般而言,人氣較高的大貼吧相對來說比較容易能夠承受得住戒色吧的這種攻擊,但是那些人氣不算太高的小型貼吧則根本承受不住,因此那些小貼吧對於戒色吧的此類野蠻侵略行為大多是敢怒不敢言,而戒色吧也因此類行為和大量貼吧積怨,這也成了戒色吧風評在網絡上快速墜毀的因素之一。

2016年8月,由邪色吧和前納吧人員率領,包括大量反戒色系、前納系、孫系以及大量高雅人士參與,發動了一波針對戒色吧和薛淇的行動,此次行動被命名為「櫻花行動」,其主要目的是針對曾經被戒色吧尤其是薛淇強行霸佔後淪為戒色吧附屬的一系列小型貼吧,此次行動從8月直到10月,連續不斷地幾波攻勢後,包括被薛淇霸佔的貼吧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戒色吧附屬貼吧均遭到反奪或爆破,最終,此次爆破行動成功拔掉了基本上大部分被佔領的貼吧,而爆破手薛淇也因此次行動受到了如同活剮親媽一般的巨大打擊,因此薛琪被逼迫到不得不選擇在2017年4月退網回歸虛無,由於附屬貼吧淪陷和爆破手虛無,此次行動可以說基本上已經讓戒色吧喪失了反咬的能力,因此之後戒色吧就再也沒有發動過侵略或奪吧的行動。

一波又起

儘管劉欣于明濤等部分戒色吧高層因為貼吧風評被毀以及嘗到了李毅吧的淫威後暫時放棄了傳教的想法,可是被洗腦入魔的戒色吧成員依然時不時地會皮癢,因此2016年的「櫻花行動」結束還沒多久,戒色吧一個狂熱傳教廢物胡濤聯合了戒色吧小吧張依凱自發性地組建了一個名為「戒色宣傳精英小組」的團隊,主要目的是在百度貼吧的熱議貼等處宣傳戒色內容,並將戒色宣傳吧和熱議宣傳吧等戒色吧附屬貼吧以及他們自己的QQ群作為主要據點,因為在此之前就一直在百度熱議貼瘋狂刷屏傳教的胡濤認為熱議帖因為訪問人流量比較高,如果在熱議貼內傳教將會有更多的人看得到,這樣傳教效果就會事半功倍。

但是該群創建初期由於人數不足,該群的骨幹分子張依凱、胡濤等人在戒色吧、戒色宣傳吧大肆發帖宣傳該團隊,吸引了一大批戒色小將和一些臥底人士加入,格外引人注目的是之前已經服軟的于明濤先生以及另一個小吧幾桶熊也加入了這個群,並且鼓勵群內成員傳教,由於于明濤本人也在多個百度貼吧的志願者相關群內,于明濤在此次行動中扮演的什麼樣的角色筆者暫且蒙在鼓裏,但必然不是完全的服軟。

不過由於在網絡上戒色吧風評極差以及傳教士們的一系列不良宣傳方式等問題,所以此次的宣傳行動反而激怒了更多的貼吧民眾,導致已經名聲狼藉的戒色吧更是雪上加霜,甚至還因此觸怒了一些前納吧人員以及一些亞文化圈子內的人員,因此張依凱和胡濤幾個發動此次宣傳行動的主要人員以及其他一些傳教士很快就被一神必人連環出道,查全家戶籍,並在百度貼吧大肆曝光,而著名反串舉報廢物馮仁武此刻也趁機刻意挑撥蛤絲,因此將蛤小鬼們的矛頭引向了傳教團隊,很快,戒色宣傳吧和熱議宣傳吧等一系列戒色吧的附屬貼吧均遭到蛤小鬼們謀劃報復,蛤小鬼們當時趁吧務不注意,在這些貼吧內大肆發佈各種膜蛤和反動的帖子,並趁機在曝光台舉報,因此這些貼吧最終都遭到百度官方封禁,由於戒色吧爆破手薛淇此時因在之前的「櫻花行動」中遭到巨大打擊而不願插手予以還擊,因此此次的連環出道和蛤絲們的報復性襲擊讓戒色吧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卻無力反咬。

最終由於胡濤和張依凱等發動傳教的主要人員被出道,于明濤之後便退出了該群,群內人員也遭到了清洗,原本幾十人的群人數銳減到19人,直到之後該群徹底變為幾乎無人發言的殭屍群。

並且當時百度官方還接收到了大量貼吧民眾的投訴,聲稱自己在熱議帖內均遭到了戒色吧成員騷擾,因此之後這些參與此次宣傳的戒色吧成員的百度賬號均被百度官方全吧封禁。

貼吧被封,首要人員被出道,QQ群被清洗,傳教士被大規模全吧封禁,此次對戒色吧帶來的打擊可以說簡直比殺了他們親媽還大。[7]

自此之後戒色吧就再也沒有明目張胆的大規模線上宣傳行為。

擦邊宣傳

由於直接宣傳只能引起其他貼吧反感,因此戒色吧之後還嘗試過各種另類的宣傳手段,例如擦邊宣傳,就是戒色豚在外不要掛着戒色吧頭像,在別吧時要假裝和別人各種閒聊拉家常,然後聊着聊着冷不防地給對方發一條戒色吧的地址連結給對方。當然擦邊宣傳效果也並不好,很多傳教士最後露出了狐狸尾巴後依然遭到了其他貼吧民眾排擠或辱罵。

除此之外戒色吧還嘗試過通過巴結其他貼吧吧務而獲得影響力並降低其他貼吧民眾反感,但結果幾乎都失敗了,甚至戒色豚在2014年去巴結傳統文化吧和其他一些宗教類貼吧時還被直接驅逐,因為這些貼吧也早已知道戒色吧在百度上的大名,因此不想與之同流合污,因此這些貼吧的吧務直接將戒色豚們稱之為「貼吧流氓」並將其全部掃地出門。

淪為樂子

為了達到騙人的目的,戒色豚死命編造各種荒唐而又滑稽的萬病論,什麼問題都是擼害的(甚至包括親媽死了都是),因此戒色豚非常喜歡挑選健身類貼吧和疾病類貼吧進行孜孜不倦地入侵宣傳,但是這些貼吧的吧友們最終都只是抱着耍猴的態度來看待這些上門傳教的戒色豚,有些貼吧因為戒色豚長期孜孜不倦地入侵,但吧友都並不相信且閒得無聊,所以有些貼吧的吧務甚至都已經懶得再將前來傳教的戒色豚一個一個地封禁,而是任其留在吧內給吧友們當做可以戲耍的猴子來製造樂子消遣取樂。

之後大量喜歡在貼吧上發帖釣魚的網絡漁夫也注意到了戒色吧,由於戒色吧整體思維比較奇妙深刻,吧內成員的智商和文化水平偏低,哪怕是直鈎釣魚都能釣上一大群智商偏低的戒色豚,所以是個很不錯的釣魚場所,因此從戒色風評墜毀開始,大量漁夫也開始紛紛湧入戒色吧,戒色吧內開始出現大量釣魚貼和高端黑的帖子,搞得其他貼吧的人一時間竟然分不清戒色吧內的哪部分是真戒色豚而哪部分是漁夫,隨後戒色吧內形勢越加混亂,戒色吧就因此逐漸演變成了百度上最大的公共魚塘和玩網大手子們找樂子的場所。

入侵屑站

2016年,賀文強等人曾策划過一波入侵屑站的計劃,但由於擔心在屑站同樣會遭到和貼吧上一樣被辱罵甚至還有被出道的風險,因此賀文強只派遣了少量五毛去屑站的視頻評論區試探性地宣傳戒色吧。

結果和貼吧上完全相同,這部分五毛在屑站傳教後均遭到了批小將們大肆辱罵,有的傳教士甚至還被批小將舉報而因此遭到屑站封禁,甚至像馮強這幾個送媽先鋒之後還遭到潛伏在屑站上的邪色吧成員給出道。因此賀文強之後又改變了宣傳策略,打算將從評論區宣傳改為從彈幕宣傳,因為賀文強認為彈幕數量多,不容易挨個被舉報,但是這個計劃最終沒有完全實施,也沒得到于明濤和劉欣認可,直到之後賀文強的戒擼吧被干爛,最終這個入侵屑站的計劃徹底不了了之。

邪教節日

由於採用直接入侵別吧的宣傳手段只會導致戒色吧本就已臭的名聲雪上加霜,因此戒色吧高層之後一直在尋找不入侵其他貼吧就能提升自身知名度的方法,因此2016年初,戒色吧高層打算孤注一擲,消費大量資金舉辦所謂的「戒色節」,節日舉辦日期為每年的一月九日,數字一九意思代表着諧音「要救」或「要戒」,這種方法看起來既可以不用入侵其他貼吧就可以達到自我炒作提高知名度的目的,同時也可以更加大肆煽動戒色吧成員,加深對戒色吧成員的洗腦效果,可謂是一舉兩得。

第一屆戒色節中戒色吧高層非常闊氣地投入了大量資金,成功買通了TBVA,讓TBVA在貼吧首頁為其大肆宣傳炒作此次戒色節,並且還收買了其他一些貼吧的吧務為戒色吧發表賀詞,並且當日劉欣和于明濤還在貼吧內不斷露臉進行控場,帶動氛圍不斷炒作,因此第一屆的戒色節舉辦得如火如荼。並且劉欣和于明濤還在帖子內不斷對戒色吧各種令人詬病的萬病論和以前各種暴力宣傳惡意舉報擾亂其他貼吧秩序的行為進行各種迫真自我辯解,甚至于明濤之後還叫來曾經在貼吧四處宣傳或舉報別吧的幾條狗來和他一起同台共演,在帖子裏狡辯聲稱「戒色吧從未舉報或騷擾過其他貼吧」,簡直是黑天下之大屁。

不過2016年末,隨着大悲拔苦的垮台,戒色吧似乎也失去了幕後巨大的財力支持,所以2017年的戒色節雖然如期舉辦,但此時的戒色吧高層已經沒有去年那般巨大的資金能力來請動TBVA和其他貼吧的吧務幫忙炒作,因此2017年的戒色節僅僅只有戒色吧成員在戒色吧內自嗨,已經完全沒有了去年那般的影響力。

而2018年的戒色節更是十分敷衍,甚至連戒色吧高層都無力再對此次戒色節進行炒作,因此2018年的戒色節只是戒色吧成員自發性地發了幾篇帖子進行自嗨,而帖子中劉欣和于明濤的露臉頻率也更少,整個帖子裏至少一半的發言基本都是出自複讀機器人,直到最後此次戒色節更是直接草草收場。[8]

如今2019年,于明濤劉欣兩位疑似再次獲得了背後利益集團的支持,再次大規模舉行戒色節,其人氣相對去年高了一些,卻依然只限於戒色豚們在戒色吧內圈地自嗨,明顯此次戒色節依然沒有改變戒色吧人氣正在不斷下跌的趨勢。

線下宣傳

戒色吧在深圳某個公園廁所內張貼了大量牛皮癬,被附近居民舉報,因此深圳多家電視台新聞節目對此進行了報道。
被深圳電視台曝光後,戒色吧高層開始做賊心虛,意圖和傳教團隊撇清關係。
戒色吧僱傭臨時工來穿上他們的「宣傳外衣」在城市內四處走動宣傳,如此奇葩的宣傳行為害得臨時工在大街上屢屢引來他人奇怪的目光,令臨時工十分尷尬,而且一天下來戒色吧高層竟然只給了80塊錢打發對方。

由於戒色吧在網絡上風評已毀,線上宣傳只會激起其他貼吧民憤,所以從2016年開始,戒色吧逐漸將傳教主力從線上轉為了線下,主要就是在各大城市內四處發放張貼各種戒色牛皮癬、戒色傳單等,主要作案目標為全國各地的各大校園和公司單位,此外高中和部分雙非大學受害尤為嚴重,甚至還在北京等一些城市大街上擺攤搞無照非法行醫,據說早期戒色吧高層還相當闊氣,花了不少價錢僱傭了一些臨時工幫他們一起到處貼牛皮癬,而且戒色吧高層似乎覺得農村地區文化水平相對要更低一些,所以更好騙,所以之後他們甚至還有往農村發展的趨勢。

不過戒色吧線下宣傳似乎也不太順利,根據一些臥底人員透露,戒色吧如果進入校園和單位進行宣傳很容易會遭到單位內的保安人員驅逐,有一些戒色豚甚至還因為遭到驅逐時不服從所以和單位內保安發生過肢體衝突,而且在大街上擺攤搞非法行醫也屢屢被當地城管大隊沒收了攤子,甚至有些戒色豚的各種戒色牛皮癬還被城管沒收並遭到了罰款,戒色吧的宣傳人員自己也承認在一些比較著名的大學/企業是自己抱着仰視對方的態度進行宣傳(可以參考後文提到的宣傳貼戒色吧宣傳人員的話語),不過這依然不能洗白戒色廢物進行的行為本身就是反科學甚至反人類的。

戒色吧傳教團隊在城市內擺攤搞無照街頭行醫,張貼牛皮癬,胡亂發放傳單,這類行為不光破壞了城市形象,給環衛工人製造了麻煩,本質上也已經屬於違法,然而戒色吧的廢物們因為大多數文化水平低下,所以法律意識也十分地淡薄,所以戒色廢物們居然並不認為他們的這類行為有任何不妥,居然還認為這種行為屬於「公益宣傳」,所以筆者強烈建議戒色吧的廢物們最好滾去認真讀完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中的第三十四條第二款規定以及醫療機構管理條例中的第二十四條後再來。

因此這裏筆者也建議各位如果在自己城市見到戒色吧成員搞線下傳教請立即撥打當地城管大隊電話,戒色吧諸類行為已經明確涉嫌非法行醫、非法集會、違反《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所以戒色吧傳教士一旦被城管逮到的話輕則進行批評教育,重則罰款500。

由於戒色吧在各大單位和校園的線下宣傳過於密集,2017年開始戒色吧傳教團伙疑似受到了大量一般通過學生和群眾的舉報,所以從2017年開始戒色吧傳教團隊似乎開始心虛,線下宣傳力度相比前兩年似乎減少了很多,前兩年很多線下比較活躍的傳教人員基本上均已回歸虛無,但依然有部分戒色吧成員依然在當地的各大校園單位四處流竄作案,甚至還在一些大中型城市中形成了團體,連許多c9/985/211學校也無法倖免[9]

2017年10月,由於戒色吧線下傳教團隊在深圳市某個公園廁所內張貼了大量牛皮癬,因此被附近居民舉報,結果戒色吧因此被深圳電視台都市頻道、財經生活頻道的新聞節目報道,其中包括戒色吧牛皮癬上各種誤導群眾將所謂的各種病症歸咎於自慰、誤導群眾不去尋找正規治療途徑而是去一個所謂的戒色吧進行國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網絡診療等問題[10],此新聞一播出後,做賊心虛的戒色吧高層大驚失色,急匆匆地刪除了當時所有有關於深圳地區線下傳教的帖子,自此戒色吧線下宣傳力度再度縮小。

目前這些負責線下宣傳的主要人員資料比較短缺,其中幾個線下宣傳比較活躍的主要成員的百度ID為浩然正氣YCD星辰大海980明台yxc,建議各位盯緊這幾個廢物,也歡迎各路人士來曝光這些傳教廢物。

似乎由於近年來戒色吧線下貼牛皮癬和非法集會已經引起太多人注意,所以戒色吧高層似乎已經心虛,如今戒色吧高層在貼吧上等明處似乎開始表現得不想再和線下傳教扯上關係。

迫真公益

戒色吧和戒色廢物們天天說自己是「公益組織」,然而卻拿不出任何的相關手續,要知道,註冊一個「公益組織」除了需要籌備資金和發展成員外,還需要獲得各個相關部門審批許可,之後在NGO中心-公益組織網絡平台上註冊組織後,該組織才能完全具有正規性與合法性,所以說「公益組織」可不是什麼貓貓狗狗都可以隨便自稱的,如果你們戒色吧也能隨便自稱公益組織,那麼可以說以前那些被逐出境外的邪教都可以自稱公益組織。當然了,戒色廢物一邊打着「公益組織」的旗號,一邊在淘寶等地賣着《戒為良藥》等非法出版物進行盈利行為,可謂是公益中級高手。

正規公益組織的具體註冊流程可以參照《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所以公益組織之名可不是你戒色廢物想叫就可以叫的!所以筆者再次建議戒色廢物們最好再滾回學校去好好深造幾年法律和政治後再出來!

並且註冊批准的正規公益組織都是可以在NGO中心-公益組織網絡平台查詢到的,所以勸告所有戒色廢物們,在你們戒色吧能夠在NGO中心上查到之前,請別再以「公益組織」自我標榜。

黑屁的里技

為了欺騙信徒,使其對戒色吧深信不疑,因此劉欣僱傭了大量網絡寫手在戒色吧內不斷放黑屁,聲稱自己「通過戒擼考上了名牌大學」「戒擼以後自己變成了高富帥迎娶了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而戒色吧那些好逸惡勞的底層無業廢物們竟然都絲毫沒有懷疑就相信了,然而每當其他貼吧的人向這些段子手索要大學錄取通知書和結婚證的照片時,這些段子手們不是盜圖迫真自演就是裝死刪樓,甚至有的段子手放屁時全程都在用一個號,一會聲稱自己是17歲少年,一會聲稱自己是30多的成年人,之後又說自己是女人,可見得劉欣僱傭的都是些沒什麼技術含量連演戲都不會的三流廉價槍手。

意淫的里技

戒色吧另外一個極度奇妙深刻的理論就是他們的「福報」論,按照戒色廢物們的邏輯,福報是一種可以按單位來計算的物質,其獲得途徑有:戒色得福報,宣傳戒色吧得福報,在大街上貼戒色牛皮癬得福報等等。

而「福報」就是戒色廢物們用來積攢換取現實物質的「貨幣」,例如你「福報」積攢夠了,就可以換來名牌大學錄取通知書,國內一流大廠的聘用,白富美的追求等等。由此盡顯戒色廢物們異想天開妄圖不勞而獲的可悲本質。

如此奇妙深刻的福報理論亦可見於與戒色豚們有十分之九分相似的放生吧蛆身上,其放生多多福報多多,放生治癱瘓,白內障等等的理論很難不讓人懷疑兩大貼吧糞坑有着大量佛狗十分密切的來往。

另外如果戒色廢物在其他貼吧送媽遭到別人反對或辱罵時,他們都會把反對或辱罵他們的人意淫欽點為「美國網特」「性用品商販」「漢奸」「日本人」「75黨」等等,此等一系列侮辱人類智商的意淫方式及令人捧腹的偽二分法不禁令人懷疑戒色廢物們的腦容量是否還停留在猿類時期。

肏樹的里技

戒色吧高層還一直大力推崇另外一種戒色方法,就是性慾來了以後別用手去碰,而是去找一顆樹,抱住樹後使力用自己的雞巴去摩擦樹幹,以此達到「消除慾火」的效果,而此等戒色法後來被李毅吧和扒皮吧成員在百度上大肆發帖調侃炒作,因此導致一時間所謂的「肏樹大法」成為了百度上各大貼吧群眾用於嘲笑戒色吧的料子。

而從這點也能看出戒色吧高層對於底下戒色吧成員的洗腦玩弄的態度,可以想像一下,當戒色廢物們傻啦吧唧地相信了戒色吧高層編造的日樹療法的各種黑屁,把自己的雞巴插進樹洞瘋狂輸出時,戒色吧高層估計還在幕後看着這群被洗腦的廢物們的此等醜態哈哈大笑。

越戒越色

戒色吧雖然整天主張着「戒色」,但人們發現被洗腦的戒色廢物們思維反而比正常人更加齷齪,別說博物館和美術書中那些文藝復興後的美術作品,更別說大街上那些穿着保守的女性,有些已經徹底魔怔的戒色廢物甚至看到老乾媽都能想入非非。

甚至有一些剛剛進入戒色吧的人,因為掛着個女性頭像都能遭到戒色廢物們圍攻並要求對方換頭像。

看到女人,就能想到光膀子,想到裸體,想到生殖器,想到性交,想到雜交,想到亂倫,戒色廢物們唯獨在這方面的思維能夠領先於正常人類。

閹人十三

曾經有一段時間,一些戒色豚曾在戒色吧和戒擼吧大肆主張將擼管時射出來的精液再吃回去,據說這樣可以使人體精華不外泄,實現「營養循環」,因此筆者在這裏十分懷疑這群戒色豚曾經是不是獨人13的真創蜜。

兔戒一家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送媽狂潮時期,戒色吧幾乎遭到了全百度貼吧民眾的抵制,然而他們在另一邊竟然卻得到了兔雜們的大力支持,甚至很多網友們發現很多戒色廢物的貼吧關注列表裏幾乎必定會有兔吧,或者有很多兔雜們的貼吧關注列表裏都可能會有戒色吧,而戒色廢物楊喬帥薛淇以及曾文鋒就是戒色吧三個非常著名的兔戒縫合怪,因此讓人不得不懷疑戒色廢物們在精神上是否和兔雜們達成了某種共識。

皮囊貼吧

看到自己貼吧日常活躍人數居然才5萬都不到,為了達到欺騙信徒的效果,偽裝「我們擁有百萬兄弟的陣勢」,劉欣和于明濤四處尋找很多貼吧科技團隊,購買機器拼命刷粉,在短短兩年內,就將原本只有幾十萬人的戒色吧粉絲數刷上了百萬,致使分辨能力低下的戒豚們竟然還真相信他們擁有「百萬兄弟」,並且劉欣和于明濤還在吧內鋪設大量機械人進行各種刷帖復讀,以此偽造貼吧活躍度,因此原本只有五六萬的實際活躍度的戒色吧通過機械人刷帖復讀瞬間人氣大增至八九萬。

然而諷刺的是,2016年中旬百度在某日晚上發動突然襲擊,瞬間封禁了百度上大量不良廣告機器賬號,而正好劉欣花錢買來充當粉絲的那些機器帳號正好就是處於被百度清理的名單之內,結果正好導致一夜間戒色吧掉粉20萬,劉欣刷粉的事情這下已經人盡皆知了,2017年6月百度又實施了賬戶實名制,導致戒色吧又有大量用來偽造貼吧活躍度的複讀機器帳號失去作用,戒色吧日常活躍人數又從7萬掉到4萬,不過這兩次明顯可疑的掉粉事件並沒有引起智商低下思維單鞭的戒色豚們的注意,繼續把劉欣當作親爹看待。

隨着戒色吧的風評墜毀,以及16年末大悲拔苦高層內部因分贓不均而鬧得不歡而散,導致16年末開始戒色吧人氣急速下降,直至現在,戒色吧內活躍主體已被複讀機器人取代,無論在戒色吧發什麼主題的帖子,下面的機械人回復儘是些牛頭不對馬嘴且千遍一律的「加油」「努力戒」等等,十分的搞笑,並且戒色吧如今全日簽到數量已不足十萬,經調查發現戒色吧很多簽到的貼吧號均出自同一個IP,證明戒色吧如今的每日簽到數量也是刷出來的,排除刷的簽到數以及貼吧內的機械人,初步推測如今戒色吧日常實際活躍人數估計只有六萬到七萬,本質上基本已經淪為一個皮囊貼吧。

2018年,百度開始高強度打擊第三方外掛程序,因此導致戒色吧大量用來偽造貼吧活躍度的複讀機失去作用,戒色吧人氣降至2012年來的最低谷。

軲轆疑雲

戒色吧從當年邪教化後就隱隱約約地表現出和一些境外邪教組織具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其中包括已被大陸和台灣雙雙驅逐的淨空學會,以及當年被大陸逐出境外的軲轆,甚至曾經戒色吧里也出現過不少類似軲轆的理論,例如「人體裏有個輪」之類的言論,並且曾經戒色吧內出現過不少軲轆教徒。

由於近期戒色吧已經直接欽定已被大陸和台灣雙雙驅逐的淨空邪師為「導師」,所以戒色吧的邪教性質已經不言而喻。

JSB2014

戰地4吧封吧事件

2014年8月17日,一名ID為「心之戒sky」的戒色吧成員在百度上惡意舉報各個戰地系列貼吧,由於當時EA射擊遊戲《戰地4》正處於一個輿論爭議的邊緣,從而導致當時貼吧管理員竟然受理了這名戒色吧成員的舉報,將百度戰地4吧封禁,從而導致戰地4吧上萬名吧友流離失所,之後戰地4吧流亡的吧友又相繼創建了「戰地四」「戰地3+1」等貼吧,打算用來容納流亡的百度戰地4吧成員,結果不久之後這些貼吧全部遭到「心之戒sky」的舉報而全部封禁,甚至一些戒色豚在這些貼吧被封后還跑到戰地、戰地3等其他戰地系列貼吧發帖傳教、送媽,聲稱戰地系列都是「反華遊戲」,並發表了「EA和DICE是境外特務組織」「放下遊戲來和我們一起戒色吧」等一系列極其侮辱人類智商的弱智言論,自此,百度貼吧上幾乎所有戰地玩家被戒色豚的這類弱智行為激怒,從此國內戰地玩家群體與戒色吧徹底結下不共戴天之仇,戒色吧在網絡上的風評又一次徹底墜毀。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在2018年依然有戒色吧成員,兼戰地系列遊戲玩家,認為這次舉報沒有任何問題。

JSB2015

首次趙彈

2015年,網絡上開始出現推行正規性教育的趨勢,2015年9月1日,戒色吧成員張崗武(百度ID弓長崗武)竟然池沼地認為「這個國家已經被75黨控制了」在貼吧揚言「要在9月2日炸紫禁城」「比塘沽那次還響」,結果意想不到的是他第二天凌晨就接到了濱海公安局漢沽分局傳喚,最終被處以行政拘留10日的處罰。

這次戒色吧吃了史上第一發趙彈以後,戒色吧高層開始謹慎控制吧內言論,禁止吧友再發表任何會惹麻煩的話題。如果被發現劉欣會瞬間將帖子刪除,甚至還會將發帖的戒色豚逐出貼吧,消滅一切證據,以便於以後如果被人質問起來可以狡辯聲稱對方不是戒色吧成員,另一方面也同時派薛淇等人壓制反對聲音。

JSB2019

浙大虐貓勒索事件

浙大虐貓事件主要人員朱喬楠的貼吧賬號,被網友發掘後發現其也是一頭戒色豚

2019年3月,浙大學生朱喬楠因製造虐貓事件從而引發網絡熱議,經過網友們對其在貼吧的信息發掘後,發現此人竟然也是一名戒色吧成員,而此人更是在事後對於自己虐貓的行為作出了一系列令人完全無法理解的神奇辯解,他的大概意思是他不想讓貓繼續受苦,所以乾脆給了那只可憐的貓一個痛快,甚至詳細地描述了自己如何將貓解剖並取出內臟的過程,令人看完感到極其不適,整篇迫真道歉文章毫無悔意,再度說明了戒色吧人員心理扭曲程度。

同時,朱橋楠在一些網站上大肆敲詐勒索,讓網友轉賬一百元余,否則繼續虐貓。目前,已有部分網友上當受騙,而朱喬楠仍未受到相關法律法規或校規校紀處理。

在這件事發生後,16級學長學姐曝出他騷擾同學(男女都有),行為舉止怪異,與人相處不善。由此可見,朱喬楠在戒色邪教的持續薰染下,已經完完全全地心理炄蛆了。

因此筆者在這裏給朱喬楠同學留一句話:戒色也是種很痛苦的事情,每天壓抑着生理需求去看劉欣的那些黑屁文章給自己洗腦,對自己造成了巨大的生理壓抑和精神折磨,所以我建議你也拿出自己殺貓時的狠勁,給自己來個痛快,切了你大腿間那個玩意吧。

題外話:朱喬楠也是有史以來所有被出道的戒色豚里學歷最高的一個,其餘的大都是技校輟學或無業啃老廢物。

滿門忠烈

  • 由於戒色吧具有全百度最高的死媽性和特殊性,因此戒色吧是目前為止所有百度貼吧里出道幾率最高與被出道人數最多的貼吧之一,以下是目前為止被出道的部分知名戒色廢物,其餘還有大量被出道過的戒色廢物,由於已經認慫或回歸虛無且硬度不夠,加之沒有多少名氣所以不予展示

劉欣 | 于明濤 | 劉福 | 賀文強 | 張斌 | 薛淇 | 楊喬帥 | 劉睿哲 | 賈寧 | 李政研 | 詩超 | 馮強 | 曹靜 | 付朝剛 | 張雷 | 張崗武 | 朱喬楠 | 趙刊威

點評

此貼吧是一群江湖騙子營造的人類垃圾集中營,裏面的人不是智商、情商、邏輯、三觀、文化水平等方面遠低於正常人的弱智就是無業在家整天遊手好閒、逃避現實、異想天開、白日做夢的社會底層廢物,也是挑起2012年至2016年間一系列貼吧騷亂的罪魁,給其他貼吧帶來了巨大的傷害與損失,望正常人遠離此貼吧,並且也勸戒色吧成員早日認清戒色吧高層偽善面具下的醜惡面目。

戒色吧頭子是百度貼吧臭名昭著的職業網騙以及歧視女性、戀童的變態狂魔,本條目意在揭發死媽廢物劉欣及其死媽貼吧的真實面目,望戒色吧人員早日認清此人偽善面具下的醜惡面目,不要再被其花言巧語繼續欺騙去傻不拉幾地盲目禁慾,免得落個廢用性陽痿的下場。

  • 戒色吧是個十分神奇的地方,在這裏,你身上什麼病都可以擼出來,甚至你親媽死了都是被你擼死的,更神奇的是居然TM可以戒好,而且你死去的親媽都可以被你戒復活
  • 引用某位網友的點評:生病你不會去看醫生?體質不好你不會去多鍛煉少吃點垃圾食品?臉上長痘誰叫你熬夜打遊戲早上不認真洗漱?長得醜你不會去保養化妝?考不上好的大學你當初怎麼不好好學習?找不到好工作你當初怎麼不好好讀書?
  • 所謂的「擼多了」也不過就是自己好吃懶做、不想努力付出然後導致自己人生失敗結果又不想承認是當初自己不肯去努力,所以找了「擼多了」這麼個旁人看起來可笑至極的藉口把鍋往這些地方甩,通過這種方式找藉口自欺欺人逃避責任罷了
  • 戒色能給你帶來什麼?也無非就是給你省下了擼管所需要花掉的那麼點時間罷了
  • 戒了以後,還是不去鍛煉天天吃垃圾食品,早上晚上不認真洗漱,上課不認真聽課,而是天天抱着戒色吧那些精品貼看,能看出什麼花樣來?能把體質看好?能把皮膚看白?臉上痘痘看沒?臉部骨頭看變形?能把學習成績看好?不想努力勞動付出就想坐享其成一步登天,這幅樣子別說戒色,你連戒命都沒用。
  • 如果戒色豚們還是堅持相信劉欣于明濤的話,那麼祝你早日廢用性陽痿。

部分重要人員名言記錄

戒色三巨頭

「給你騷逼里塞個雙響炮,讓你爽爽」——劉欣

「天下擼狗皆75」——于明濤

「什麼東西,這是幾年前的手機都拿出來炫?你拿它能逛貼吧?那反人類的按鍵我就呵呵了,你買幾個山寨機就能秀優越?我的4S笑而不語!」——劉福

注釋

  1. 根據目前已有證據,不排除飛翔已被極端佛教集團掏空的情況。
  2. 據其他情報顯示,最早的戒色吧有可能是用來討論電影《色戒》的。
  3. 經過目前調研顯示,之後的自慰專家並不一定是當年的75黨,進一步情報可以移步jiexi:自慰專家
  4. 雖然根據調研,傳奇瑪雅人,薛淇等人一直都在。
  5. 喜羊羊蝶羊羊2被劉欣驅逐後已經清醒,變回了正常人,現已回歸虛無,請停止對此人的任何迫害,不過楊喬帥這個身兼戒色豚和兔雜兩大死媽屬性,經過了多輪出道迫害的奇妙人並未完全回歸虛無,建議觀察一下。
  6. 奪吧中比較有名的兩個案例分別是怦然心情吧和1324吧。
  7. 2016年末至2017年初的「熱議宣傳事件」 jiexi:戒色宣傳精英小組
  8. jiexi:戒色節
  9. 近期(2017年12月-2018年12月)部分此類宣傳貼連結:北京理工大學北京科技大學武漢理工大學
  10. 戒色吧在深圳市內某個公園內瘋狂貼牛皮癬被深圳電視台報道:公園廁所溫馨提示 竟是「戒色」廣告公園廁所溫馨提示 竟是「戒色」廣告

另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