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hegongkubot
此广告价格: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30 20:59:34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林超

来自恶俗维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林超
Lc.jpeg
毒蛇天使

姓名

林超

常用ID

angelsnake
麻蛇
逆光飞行
蓝翅骑士
堕落天使

职业

超和天皇

能力

剽窃

特长

洗脑

必杀技

兔杂病毒

硬度

所属

翼下之风
云广传媒

林超(1990.12.5 ~),云南昆明人,傣族[1]军国主义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作者,有多处住所,现居厦门。QQ:87956495,曾就读于贵州城市职业学院与云南艺术学院。网名:angelsnake、麻蛇逆光飞行、蓝翅骑士,职业写手兼低俗漫画家,现任厦门翼下之风动漫科技有限公司CEO,被称为当代戈培尔,其代表性作品——《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已成为鳖军内部宣传工具。

事迹

那兔概述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以下简称那兔)是由林超所创作的一部军国主义漫画,模仿自日本昭和时代推出的两部动画《桃太郎:海之神兵》、《桃太郎之海鹫》,其主题思想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基本上都属于泛法西斯主义的范畴。那兔利用国家(军队)动物化的方式,一方面试图通过夹带私货(包括且不限于引用未经证实的史料并任其传播)的方式片面“还原”赵国近现代历史,另一方面则完全无视了阶级、民族、宗教、经济、文化、群众的独立性。那兔从2012年漫画出品起便吸引了大量网民的关注,目前在网络上,“兔子”这个原本用来指代男同性恋的词语已经成为不少兔杂和非兔杂眼里赵国的代称,可见那兔造成的影响之大。同样存在萌化弊端的APH和舰C等作品经常会被拿来和那兔进行比较,可以看出,此二者的原创度均远高于那兔,而造成的危害也比那兔低。

值得一提的是,那兔漫画有很多都是非法出版的,这种践踏法律的行为一旦披上“爱国”的外衣,便可以获得政府的默许,一路绿灯,大行其道,堪称“爱国者”的楷模。

论坛大手

林超身为成年人,长期无业,也并非受教育培训状态,却一直心安理得地啃老,甚至为了出名而一直苦心经营所谓的那年那兔那些事儿贴吧(以下简称兔吧)。一个26岁以上的成年人无业然后连续玩了4年的贴吧政治,这就是兔杂们心目中的榜样。林超后来还经营了那兔论坛,但是本身并没有对运营做出直接贡献,不少兔杂高层对此颇有微词。林超最拿手的就是雇佣一大批写手和画师为自己造势,换言之,那兔早期的发展绝非自然而然的发展,而是有林超本人明显的推手作用,即使他本人不直接从事创作。林超在各大论坛和微博上发表了大量庸俗、低俗、媚俗言论,也因此得到不少弱智兔杂的追捧。林超还喜欢用大号威胁那些揭露自己老底的人

剽窃起家

对于业界来说,那兔的漫画和动画的原创成分极低,几乎都是抄袭的。2004年考入云南艺术学院并就读绘画相关专业的林超在大学期间始终几乎没有用心训练,却动辄以漫画家自居。不过林超对漫画家这个身份也不看好,因此在最早的时候,林超就开始筹划自己的起势之路。林超在2010年的自传里就迫真表示自己从小立志当漫画家,但是事实上可以观察到,对于一些实际的能力和技能,林超从来就不屑去训练,而是一如既往,仿佛从最开始,就坚定地相信自己是来领导那些浪费时间去训练这些的“笨人”的。林超实际在那兔创作中从事的工作很少,原因是林超的画工根本就无法跟那些捉刀画师相比,这一差距在漫画中表现得尤为明显。2012年,林超全力以赴试图创作正常画作,然而给人一种天生几何辨识能力不行的感觉,其画作始终有种扭曲感。由于技术力过低,林超只画了半年就实际停更了,其所谓的“2016年4月因素材枯竭、家庭原因淡出创作”事实上纯属演戏。虽然林超的真正创作很少,但这对其割爱国韭菜的事业没有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反而为其节省时间用来玩人际关系的计划提供了莫大的方便,这也出自林超对掌控人心的自信,正如韩信评价刘邦的“善将将”。

那兔最早只有文字作品,即超大论坛野风之狼的《小白兔的光荣往事》,漫画则是凤仪论坛的大骨汤原创。那兔用得最广的那张宣传画(扭头看人的迷彩服兔子)的作者也不是林超,而是其“发小”深红之翼,至今知道这些捉刀写手、画师的人寥寥无几,而且基本上都是反对兔杂的有心人才能了解到的情况。类似的,还有其他画师也参与了那兔的创作,然而这些写手和画师最终不仅没从林超处得到任何回报(包括物质上或精神上的任何报酬),反而被窃据劳动成果并加以迫害。尤其是在林超得到总政治部支援后更是动用行政力量为所欲为。这些人爱国的结果就是白干活还被迫害,令人心寒。被打压的写手和画师们,要么如野风之狼和大骨汤在网上被抹杀最后不了了之,要么像深红之翼最后屈膝跪舔林超,给林超廉价输送作品。那兔动画更是将其抄袭行径发扬光大,比如讲两弹一星那集剧本彻底照搬《横空出世》,类似的用了老电影剧本的情况很多,国内外电影都有。盗用各种BGM的例子则更是数不胜数了。

星沉大海

林超曾经盗用日本作家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中的名台词兼OVA副标题“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わが征くは星の大海)”作为那兔的标志性用语,后来宁学明也将其作为自己的文章标题。那兔流传之后,“星辰大海”便成为了兔杂们统一的口号,田中芳树风评被害。有趣的是,一般兔杂并不知道这个口号的由来,大都认为是林超的创作,少数则认为是宁学明的创作,而不幸了解此事的兔杂基本上都非常忌讳,有时还会诡辩称这个口号的来源是钱学森、余光中甚至普希金,兔杂的口径在这一点上意外地难以达成统一的原因可能在于林超并未作出相关的指示。

屠美灭日

在那兔作品内外,林超屠美灭日的梦想表现得淋漓尽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林超多次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支持恐怖分子,比起作品内宣扬的的极端主义思想(尤其是越战篇)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林超带有这样的想法,但这阻止不了林超盗用国外素材尤其是日本ACG素材的本能。最知名的事件当属2011年8月林超给那兔定的主题曲《粉雪》,由于是日本的歌曲,兔杂纷纷表示不满。2011年10月,一名兔杂试着换成了《追梦赤子心》,遂被林超采纳并用于第一季,之后却再也没有看见整天一口一个“幸福并感谢着”的林超的任何感谢,哪怕表面的一句话也没有。

广收人才

而从2004至今,林超的成功始终都建立在领导他人的基础上,例如那兔最常见的那张宣传图,以林超自己的水平,根本不可能画出来,但在2011年,“发小”(实为林超家族的家臣子弟)深红之翼就愿意代劳,并且从来不出来提著作权。2012年,深红之翼结婚前几天,林超也是轻轻松松说动他,让他把自己的新娘涂涂misa在新婚的第二天借给林超当平面模特拍广告推销当时一点也不出名的那兔T恤。深红之翼后来成为了翼下之风的副总裁,也算是帮忙开公司而得到的回报。

那兔导演二树(QQ:316139529)从2002年就成为了动画导演,曾经参与过不少来自美国和日本的动画外包工作,包括MIke Productions的Hero 108等美式动画,也就是说资历比林超都要大一截。早在2012年底,二树所在的动画公司效益不佳,空闲出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二树就试图插手那兔(当时的身份还是hzfengyun5),提出自己要做那兔动画,并且给出了人设。当时林超由于缺乏投资等因素,原有的动画计划被搁浅,因此二树的举动在兔吧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但是吧务方面态度比较保守,尤其是林超的女友亲自出面表示反对,提到了版权问题。但是二树毫不在意并且说了一堆类似“能者居之”的充满挑衅的台词,同时炫耀自己在业界的资历。但不久之后二树就亲自跑到兔吧道歉说自己没时间,并换号开始混坦克世界的圈子,经常画一些有自己风格的漫画,另外也很注意自我营销,简单来说就是个会画画的标准宅圈名人型的人物,二树很快就拉了赤色火风(QQ:35216629)和折腾五号(QQ:252004818,沈阳人,早年沉迷于音乐无限、疯狂卡丁车等游戏)结成了一个所谓的偶像团队,人称坦克世界死妈三人组,沆瀣一气地长期在国服坦克世界圈子制造热点和自我炒作。2015年6月,林超在上海漫展开堂口收小弟,二树很踊跃地纳头便拜。林超亲自接见了二树以及他的坦克世界偶像团队里的另外两人,并且有过合影。然后便宣布由二树和他所任职的公司来负责那兔第二季。2015年7月,林超搞到了《百团大战》制作方的一些首肯,开始借《百团大战》的人气继续传教,这样重要的工作不假思索就交给了二树。能够这么快地接受新来的小弟,并且瞬间就用人不疑,将较重要的任务拜托给他,这种资质其实是很难得的。对于这样曾经的敌人(林超一直以来对市场的垄断性都是最重视的,为了独占那兔这个品牌干出过不少缺德的事情,例如对最初想出那兔创意的大骨汤),如今二树来降,林超却能立刻虚怀若谷地让其担当重要任务,不仅是绘画,那兔动画的制作方都已经换成了二树如今所在的公司。

无糖白莲也是诸多抱大腿的画师的其中一个。无糖白莲在丁兴涛那边算是个功臣了,但明显不是决策层和老板层。丁兴涛的寨游做大后无糖白莲等人就被鸟尽弓藏,寻找林超的庇护成为不二选择。如果能够注意到无糖白莲的作品的话,可以发现无糖白莲的天赋比较差,远不如其他几个和他资历相当的画师,能够混到现在这一步完全是因为无糖白莲投靠丁兴涛的时间比较早,所以后来的危机感也是最大的,对跳槽的准备也是最充分的。另一方面,无糖白莲本身的心智跟高中生差不多,是真正意义上的兔杂,2013年就在微博上作为普通兔杂的一员帮林超刷过票。当然就心智而言,事实上林超本人也就是个相当于退学后自己做成了几笔黑帮生意的高中混子,心智也差不多是高中生的程度,这个差距使得林超能够傲视群雄。国内很多画师说自己宅其实也真是宅,都相信自己好好画画或者在网上玩点亲友团那套,就能成功。而林超则相反,虽然整天自称漫画家却把绘画看成非常低贱的行当,而从大学开始就喜欢那种到处跑到处斡旋当社会活动家的感觉,后来更是以整天飞全国为荣。林超被认为曾经介入寨游的内斗,这也是以无糖白莲为首的多名寨游画师最终投靠林超的原因。

除了男性之外,林超对女性也同样有着可怕的掌控力。2014年,林超凭借另一位女性“发小”boa喵,轻松拴住了周平的心,以至于周平一度性奋到跑到自己的微博上发boa喵的大腿照。周平在和林超因为利益反目成仇后,野心压制住了性欲,中止了和boa喵的交往。林超立即做出了新的指示,让boa喵去色诱他颇为赏识的一名小弟,即那兔吧的首席画师xiaoxie830717,此人身为北漂画师一直不得志,头脑也是公认的有问题,而boa喵毫无疑虑再度完美地执行了林超的命令。同样,也是因为几乎和一年前周平一样的性奋,xiaoxie830717也立刻对林超的忠诚度上了100。虽然有人善于交朋友,但没有多少人,能够如林超这样,在完全还没有获得什么名望的时候,让自己的朋友心甘情愿为自己付出还不求回报,让自己的朋友心甘情愿自降身份成为其小弟,而且无论男女。夸张点说,林超就是生来就是为了控制他人、领导他人、让他人成为自己的手脚和眼睛的,正如史书里记载的那些乱世里崛起于各种不堪的出身的豪杰。赵国颓废不堪的宣传口能够得到一位这样的不世出的天才,只能说确实天佑窝兔。

内部采访

在林超还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曾经有客观人士因为停更的事情向林超发问,质问是不是因为资金问题。林超表示,如果自己赚到钱才更新的话,那兔就没办法更新了。林超一方面承认影响自己更新的正是因为成立了公司,行政和商务方面都消耗了大量的时间,另一方面也称“一直想让更多的人来看兔子,更多的宣传我所秉持的爱国理念”,因此需要自己亲自出马换资金和资源,去进行推广,以至于难以维持那兔的“创作”,即指挥自己的捉刀写手和画师。另外,林超当年并未真正起势,因此还要应付十万甚至九万个迫真谈合作的兔杂,同时还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的资源是可以免费用的。客观人士又追问林超有没有抱大腿,是不是变成官方五毛了。林超避而不谈,隐晦地表示“你应该这么问:你打算离婚了吗”,客观人士便随口说道:“首先你要有个女朋友”,面对女朋友的问题,林超跟野兽先辈有种不谋而合的默契:“嘛,我这么辛苦去做我不擅长的行政和商务,为的就是找到另一种非官方的推广爱国的方式、方法”,之后辩解道,如果自己变成五毛,就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的作品不是摆屁股的东西。林超称,自己的公信力和话语权只能在民间,并且称自己喜欢现在的“群众身份”。

辣椒麻蛇

王立铭曾经绘制讽刺林超和那兔的漫画,由于漫画里使用的语言是日语,林超只看到漫画描述的是自己的作品,便想当然地以为是国际友人在给自己捧场,并得意洋洋地发推炫耀。在一片和谐的喝彩声中,林超被某个智商勉强过关的兔杂点醒,这才察觉自己被摆弄了一道。就在其他兔杂哑口无声的时候,林超厚着脸皮表示自己知道王立铭是在讽刺,诡辩称自己只是非常欣赏王立铭的画技。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王立铭的画技并没有什么值得吹捧的地方,更不用说像林超这样磕了药似的喊着要“求全本扫本”,可以说林超的诡辩技巧实在是傣族第几。

兔杂T恤

2013年底,林超在一个选拔面圣的会议“全国名博四川采风行”上装逼,因此被当局冷处理,陷入穷途末路的境地。然而林超并不死心,仍然赖在消费水平很高的厦门,不到一岁的孩子完全交给妻子照看,同时还需要妻子给自己送钱维持生计,曾经在大半夜发微博问如何让婴儿不哭。林超的妻子为了林超各种拼命挣钱,比如一边带孩子一边一个人扛几箱子兔杂T恤,做淘宝赚钱。后来林超夫妇别出心裁想了个预付款的活动,结果兔杂根本不讲良心,付了一点预款后就直接把T恤黑下来了,导致大亏本,最后林超是靠其他几个自泔五接济才挺过那段时间(事后证实其中有福建团委出手),对此人物杂志曾经专访过林超,但是行文里充满了揶揄和不屑,几乎是把当时的林超写成充满宗教狂热的大龄无职穷外地逼,有趣的是人物杂志后来也因为这件往事吃了一点小苦头。

掏粪计划

2014年12月,林超在赴京参加了一些政府安排的活动后就开始主动靠近掏粪男孩,公开在微博上给掏粪男孩辩护,博得小粉红的欢喜,但当时也有不少兔杂表示不解。2015年5月4日,林超和掏粪成员王俊凯一起参加了义和团中央召开的全国优秀青年座谈会,并且在5月5日的中国青年报头版一起作为6名全国优秀青年的代表而出现。据内部人士透露,林超和掏粪男孩已经被列入了同一批计划,这批计划还包括了其他的一些愿意合作的小鲜肉明星,而政府的目标正是通过收买明星的手段来为自己间接获取大量拥趸,这恰恰解释了目前小粉红的数量出现暴涨的原因,同时也揭示了如今所谓的“爱国者”是以追星的态度来“粉”政府的真相,从侧面反映出真正爱国者的糟糕处境。

批林批周

林超在早期经常否认自己和周平的合作关系,但依旧被抓住把柄。林超和周平的合作关系其实是铁证如山的,最明显的就是那兔动画的出品公司是翼下之风,林超是翼下之风的首席执行官,周平则是翼下之风的首席运营官,清者自清,靴靴。令人疑惑的是,林超百般否认自己和带鱼的合作关系。一般认为这要追溯到政府早年对那兔漫画的报导,也就是2013年5月的一期解放军报上,那时正处于巅峰期的林超,就已经提到自己要动画化了。疑点在于,那兔动画出品的时间是在那兔漫画的巅峰期的一年多以后,能够说得通的原因就是绝大多数公司和地方部门都不支持或者说不敢投资那兔,毕竟腊肉登基以来,那兔是第一个民间自发公开创作“私撰国史”的涉及大量赵国近现代史的作品,而自从2013年5月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政府就没有再对那兔表态过,因此政府对那兔的态度在当时是难以捉摸的。与“绝大多数公司和地方部门”不同,周平的胆量是有目共睹的,他是腊肉登基以来第一个敢以最高领导人为背景自拍的人,他的那次举动绝对是前无古人的程度。所以说周平投资那兔是非常符合逻辑的一个猜想,而林超不承认周平在其中的作用也是合情合理的——假如政府当年兴师问罪,那么所有的风险自然由法人林超承担;而假如兔漫没有被问责,而开始火热,正如今天,那么周平可以和那兔漫画的两位作者共同割爱国韭菜。不得不说,超大论坛大批自泔五的跳反实在是托了这两人的福。林超一开始在超大被人嘲笑中二,后来通过那兔漫画逐渐博得好感(一些读者同时也是APH厨,和兔杂是泾渭分明的两个群体,那兔漫画只是对了他们喜欢萌系作品的胃口),但是最终还是因为与周平的关系而名声下滑。

顺便说一个有趣的细节,周平当时自己设计的形象就是整天穿改良版蜈蚣衫。后来林超也跟风,或者似乎是自以为自己能够取代周平,也是穿这种蜈蚣衫。

前面已经提到过林超利用boa喵试图脑控周平,准确地说,林超几乎是完全操纵boa喵是否和周平谈恋爱的,并且当时的周平也的确是被迷得神魂颠倒,2014年前半年末一度在自己的微博首页疯狂晒boa喵的大腿,并且表示已经订婚。若非周平后来大脑升级与boa喵一刀两断,否则不堪设想。

2015年1月,林超和周平因为利益问题彻底图穷匕见水火不容,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在昆明的旧交给周平设了场鸿门宴,差点断送了周平的前途。此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但是经过对周平行踪的调查可以发现,林超自从2012年底离开昆明后一直没再回去过,但就在周平经不住boa喵的枕边风应邀去昆明讲座前一个月,特意回了一次昆明。

源氏物语

2015年5月义和团团委大会上,薄熙来钦定的自泔五始祖饶毅开始巴结林超。林超家族世代服侍薄家,林超本人也不例外。薄熙来倒台后,林超家族笋丝巨大,以至于林超不得不几乎是净身出户逃到福建,并且一呆就是两年。

后来有人在S1上发帖询问“一生最想去的3个地方”,结果林超前两个答案都比较正常,唯独最后一个是“重庆”。根据一些消息,平西王旧部的行动是受到一定程度限制的,尤其是重庆,是不许随便去的,也难怪林超会对此念念不忘。

攻打寨游

林超预料到丁兴涛会跟自己抢爱国市场,所以找总参发了一篇文章,作为官方批判萌化军事游戏的先驱。但结果是给了丁兴涛绝好的机会,趁着林超施加的政治压力落在运营方身上时,趁机背后捅刀然后独立出来并独自运营寨游R。作为报复,丁兴涛指示寨游贴吧,让吧务完全不阻拦寨杂批判那兔手游。最后丁兴涛直接找到总参,把刊登这篇文章的这一期杂志从首页都抹掉了。这一期杂志是2015年7月号,现在在那个首页还能找到6月和8月,中间7月则非常神必地回归虚无了。

文登站队

2015年8月,文登玉碎战爆发,从侯聚森与人约架演变为义和团内部十八路诸侯间的大混战,最终结局是福建团委在决战中战胜了山东团委,成为义和团的盟主,此后义和团的行事风格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林超早在文登玉碎战前就已经成为福建团委麾下的一员大将,其投靠福建团委的原因,一是当年林超家里遇到困难时是福建团委出面收留他的,二是林超的妻子本身就是福建农村人。

文登玉碎战爆发后,原本应该配合山东团委参与袭击纳吧的林超一瞬背刺,反而趁乱找李彦宏干掉了一些中立或者属于其他团委诸侯的自泔五据点,这些自泔五据点里影响力比较大的就有自干五吧和战略忽悠局吧等,其中战略忽悠局吧的战况尤为惨烈。当时的自干五吧和战略忽悠局吧互为同盟,共同抵制林超势力。然而林超利用自己的个人魅力成功策反了自干五吧的一名无业女吧主。作为投名状,此女把战略忽悠局吧所有高层的信息提供给了林超,后果是战略忽悠局吧所有高层成员都被人肉,林超本人更是亲自给每个人发短信进行了重度威胁,导致战略忽悠局吧即使风头过去后也完全不敢重建。当然,这名女吧主也获得了林超的奖赏,就是提拔她担任兔吧吧务。

时至今日整个义和团依旧唯福建团委马首是瞻,其中林超的功劳之大,足以让其与土生土长的福建县霸长子雷希颖以及同样在文登玉碎战中果断叛变的梁盛皓共同成为如今赵国国内义和团宣传战线的重要人物。

冻鳗巨鳄

2015年9月,金融巨鳄上海景林投资集团核心层的一名骨干被集团老总派遣到集团投资的林超的翼下之风公司当账房先生,资金充裕的那兔一瞬崛起,随即宣布第二季,在金融巨鳄的支持下成为冻鳗巨鳄。数据证明,虽然在李彦宏那里,那兔的百度指数并非最高,但是明显可以看出,那些百度指数高于那兔的作品,往往只是一时的火爆,或者只是有名而无法在赵国市场变现出足够的政治和经济利益。那兔被认为越来越接近赵国教科书的原因,在于那兔走的是现实里的传统传播途径。举个例子,平均一个人要搜十次花千骨才会被花千骨传教;而一个学生干部利用各种学校官方活动传播一次那兔,平均下来每个被传教的学生可能只搜了十分之一次那兔。换句话说,一个人知道花千骨后,自己会去百度搜个平均十次左右,然后才有一定概率被传教;而一个学生工作干部被义和团“建议”后,只需要自己上网搜索那兔一次,然后就会有几十个学生被传教成功。也就是说这那兔的实际传播度要比绝大多数正常的市场作品要高很多。事实上,百度指数准确性低也是业界常识,陈睿曾经表示屑站不需要屑度也能正常运营。而在全国乃至全球,找不出第二部作品能够如那兔一样,既具有市场化现代化作品的属性,又能够被义和团这样庞大的组织在赵国上下强制推行的。虽然因为之前周平的恶劣影响,义和团似乎学会了闷声发财,在一段时期内不太容易在一些院校官网之类的公共场合找到露骨的强制推广,但事实上义和团是加大了推广力度,而且采用了更加隐蔽的做法。简单来说,如今那兔已经垄断了整个赵国的教育领域,将来只会垄断得更厉害、更可怕,起码赵国目前还没有第二部市场化作品能够和那兔这样被赵国的大中小学教职员工如此强制推广的军国主义作品进行比较,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不会出现。作为冻鳗界的皇帝,林超远胜一些所谓的人气作家,整个赵国的教育体系,从清华到N线村镇的小学,都可以发现义和团私下授意强制传播那兔的痕迹。一些院校的马原毛概课程大幅削减了本来应该讲授共产主义、国际主义、反资本主义的内容,取而代之的是公然播放那兔这种为军国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唱赞歌的纳粹宣传品。根据笔者的经历,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一名邹姓义和团女头目就经常强制给机械系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强制推广那兔,而国防科大也存在干部利用政教课的时间给学员推广那兔和周平作品的行为,不得不说这是高校的悲哀。

手游败北

有一件不管是兔杂还是非兔杂都能达成一致的事情,就是那兔手游是一个彻底的大失败,尤其与寨游相比,更是相形见绌。根据分析,寨游从2015年7月开始就已经是马化腾的产业了,丁兴涛当年也是马化腾手下的高级员工,如今寨游在整个马化腾动漫部的战略体系里是制霸二刺螈领域的桥头堡。所以,事实上,如今寨游运营和寨杂都津津乐道的所谓蛆群,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其最大的价值在于给所有人一个台阶下:自从2015年7月开始,马化腾暴力威逼利诱甚至直接破坏各种潜在竞争对手和障碍时,只要说“这是蛆群的力量”,那对于加害者和被害者都更容易接受。

举个例子,前运营徐文能够搞定京兆府的关系,能够拿活那么多渠道,却依旧搞不定自我标榜“小作坊”的寨游的原因,就是事实上徐文是在跟马化腾硬刚。同理,林超的手游彻底失败的原因也很简单,并非林超选错了合作对象和开发方,而是林超袭击寨游的行为,直接得罪了作为后台的马化腾,所以遭到了各种技术层面的报复,甚至很可能那兔在未来的衰落也和马化腾的进一步报复不无关系。而且丁兴涛本人也是相当有水平的人物,可以说是天生的枭雄,各方面都不亚于林超。

枭雄末路

毋庸置疑,赵国政府从一开始,最恨的就是涉及军事政治的ACGN作品,林超的大棋中也一直有垄断军史题材创作权的构想。尤其是涉及旧日本帝国军队和装备的,可以说是天生抵制追咬不放。问题在于林超完全没有胜算,最早的几个民间的军事专题,林超就没法搞定,到了现在张召忠直接出马,并且到处招安各种野路子自泔五和军juan大手,基本可以说林超现在已经彻底完败。那兔在鼎盛时期还是相当风光的,林超成功拉制监禁徐逸的意见强行让那兔入驻屑站,包括2000万元A轮融资的时候,不难想象当年的林超是有野心控制宅圈军事话语权的,苦心经营的兔吧和论坛也初具规模。与徐逸相比,林超的家世不一般,是比徐逸还根红苗正的三代(虽说是三代,也只不过是个家道中落的云南省霸的不成器的长孙),徐逸在那兔上线的问题上曾激烈抵制(这也是徐逸唯一的正义举措),但最后发现资本还是玩不过权力。后来薄熙来倒台(详见前文),再加上张召忠退休后在相关领域的发力,轻而易举地断送掉了林超的梦想。当然,寨游也是个关键因素,各种自泔五群,在丁兴涛的引导下,从你兔我兔纷纷转进成了寨游群。林超自己的手游大暴死也是个重要催化剂,而这个事件很有可能是马化腾介入的结果。通俗地说,就是马化腾和张召忠联手彻底把林超给干死了。

当然现在林超还是有自己独到的优势,即在儿童和女性方面。儿童方面肯定容易接受,毕竟都是二头身动物形象,孩子们理解起来不困难。至于女性,值得一提的就是林超早年在昆明COS圈的宅圈偶像事迹,褒贬严重分野,既有大骂林超下流无耻的正义人士,也有不惜以身相许的迷妹,林超天生相貌上有极大的优势,对他后天性格和能力的形成也有很大关系,其颜值、家世、领袖作派受到广大女性的欢迎,曾与纱布蓝、史珊珊等人密切互动,甚至多年后迷妹们结婚成家,还念念不忘这位伟大领袖与纯白无垢的人类。所以可以确信如今能受制于林超的迷妹和当年的迷妹实际上就是完完全全的一路人。这些被称为小粉红的群体并不爱国,即使她们自称“爱国”。有评论指出林超实际上走的是淘粪男孩的老路子,而且走得比掏粪男孩更好——那兔对女性的诱惑力和掏粪的诱惑力是一致的,林超笔下的“兔子”就是一个标准化的腹黑小正太形象,极易讨好年轻女性,可以形成先入为主的好感与保护欲,几乎是所有小粉红理想的偶像。另外,从义和团中央、环球屎报、观茬者网、野鸡网等平台与读者互动情况来看,这些所谓的“小编”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因为从事新媒体多数要求传媒传播专业出身,这自然吸引思维和情感都与之相近的女性受众。所以在那兔动画开播时,没过多久微博上提及那兔的就几乎都是女性。与儿童、女性相比,男性自泔五给那兔当免费苦力的数量正在减少。男性身上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导致类似小粉红那样简单明了喊口号的方式,反而会勾起男性的很多失落和不满。所以现在自泔五在男性那边,更多地是以一种气质和情怀的更虚化的方式而存在了,而不再有那么明显的政治标签了。简单来说,自泔五的那套原本的政治宣传,更多地具体转化为了诸如喜欢抱团、喜欢诡辩、仇视现代文明、仇视法律、主张不择手段等等更加气质层面的东西了。

张召忠干烂林超,除了马化腾、丁兴涛,还有《进击的局座舰娘之玉碎》的作者齐]的帮助。齐乐虽然也是自泔五,但一直对林超不服,认为林超不配居于自己之上。于是张召忠开始正式跟林超抢生意后,两人一拍即合,开始集火林超。在兔吧可以看到齐乐的作品,有些人因此推测齐乐与林超有关,但是事实恰好相反。作为北京上层公民,齐乐有着被认为足以操纵张召忠的实力,而且比林超年长,早在2002年就从事ACG相关工作,并且在论坛有按当时普遍水平来看极高质量的图,后来得了精神病,在家关了3年,2015年才再次出来的,其间不可能和林超有任何交集。林超最大的软肋就是政治正确,导致很多时候只要对方也政治正确,那么就算明目张胆来跟他抢地盘,他也不好直接拒绝。这就给了齐乐一边用兔吧自我炒作一边还私下反林超的机会。

当然,有评论认为林超不是觉得手游做不好了,而是他现在已经不需要用手游这种可能损害自己声望的方式给自己敛财了,因为他现在已经估计身价过亿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林超已经到了枭雄末路的境地,值得夸耀的也只有老本了。

微博辱骂

2017年6月9日,爱国网友在微博上私信林超,希望林超能站出来为巴基斯坦遇害的两名中国人伸张正义,揭露巴基斯坦与国内关系并非兔漫里描写的那么铁板一块,然而却受到林超的直球辱骂“传播你麻痹”。

近况

7102年Chinajoy期间,有高雅人士发现,那兔展位门可罗雀,只被零星的游客当做休息区,摆摊的林超只好百无聊赖地玩起了手机。

回望军juan,兔漫的人气也日渐低迷,很多粪蛆头目甚至公开钦点其为弱智烂片。那兔,真的过气了!

外部链接和注释

  1. 按照部分兔杂的逻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该被种族灭绝的。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