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这是一则由第三方提供的广告,广告由自动化系统放置,广告的内容和链接与本站没有任何关联,如需帮助,请通过本站首页的邮箱进行联系。
此广告的地址:https://t.me/SinoPolitic
此广告价格:1.01 USD
广告到期时间: 2019-08-05 00:33:32
我要投放 关闭此信息

林超

出自恶俗维基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林超
Lc.jpeg
毒蛇天使

姓名

林超

常用ID

angelsnake
麻蛇
逆光飛行
藍翅騎士
墮落天使

職業

超和天皇

能力

剽竊

特長

洗腦

必殺技

兔雜病毒

硬度

所屬

翼下之風
雲廣傳媒

林超(1990.12.5 ~),雲南昆明人,傣族[1]軍國主義漫畫《那年那兔那些事兒》的作者,有多處住所,現居廈門。QQ:87956495,曾就讀於貴州城市職業學院與雲南藝術學院。網名:angelsnake、麻蛇逆光飛行、藍翅騎士,職業寫手兼低俗漫畫家,現任廈門翼下之風動漫科技有限公司CEO,被稱為當代戈培爾,其代表性作品——《那年那兔那些事兒》已成為鱉軍內部宣傳工具。

事跡

那兔概述

《那年那兔那些事兒》(以下簡稱那兔)是由林超所創作的一部軍國主義漫畫,模仿自日本昭和時代推出的兩部動畫《桃太郎:海之神兵》、《桃太郎之海鷲》,其主題思想可以說是如出一轍,基本上都屬於泛法西斯主義的範疇。那兔利用國家(軍隊)動物化的方式,一方面試圖通過夾帶私貨(包括且不限於引用未經證實的史料並任其傳播)的方式片面「還原」趙國近現代歷史,另一方面則完全無視了階級、民族、宗教、經濟、文化、群眾的獨立性。那兔從2012年漫畫出品起便吸引了大量網民的關注,目前在網絡上,「兔子」這個原本用來指代男同性戀的詞語已經成為不少兔雜和非兔雜眼裡趙國的代稱,可見那兔造成的影響之大。同樣存在萌化弊端的APH和艦C等作品經常會被拿來和那兔進行比較,可以看出,此二者的原創度均遠高於那兔,而造成的危害也比那兔低。

值得一提的是,那兔漫畫有很多都是非法出版的,這種踐踏法律的行為一旦披上「愛國」的外衣,便可以獲得政府的默許,一路綠燈,大行其道,堪稱「愛國者」的楷模。

論壇大手

林超身為成年人,長期無業,也並非受教育培訓狀態,卻一直心安理得地啃老,甚至為了出名而一直苦心經營所謂的那年那兔那些事兒貼吧(以下簡稱兔吧)。一個26歲以上的成年人無業然後連續玩了4年的貼吧政治,這就是兔雜們心目中的榜樣。林超後來還經營了那兔論壇,但是本身並沒有對運營做出直接貢獻,不少兔雜高層對此頗有微詞。林超最拿手的就是僱傭一大批寫手和畫師為自己造勢,換言之,那兔早期的發展絕非自然而然的發展,而是有林超本人明顯的推手作用,即使他本人不直接從事創作。林超在各大論壇和微博上發表了大量庸俗、低俗、媚俗言論,也因此得到不少弱智兔雜的追捧。林超還喜歡用大號威脅那些揭露自己老底的人

剽竊起家

對於業界來說,那兔的漫畫和動畫的原創成分極低,幾乎都是抄襲的。2004年考入雲南藝術學院並就讀繪畫相關專業的林超在大學期間始終幾乎沒有用心訓練,卻動輒以漫畫家自居。不過林超對漫畫家這個身份也不看好,因此在最早的時候,林超就開始籌劃自己的起勢之路。林超在2010年的自傳里就迫真表示自己從小立志當漫畫家,但是事實上可以觀察到,對於一些實際的能力和技能,林超從來就不屑去訓練,而是一如既往,仿佛從最開始,就堅定地相信自己是來領導那些浪費時間去訓練這些的「笨人」的。林超實際在那兔創作中從事的工作很少,原因是林超的畫工根本就無法跟那些捉刀畫師相比,這一差距在漫畫中表現得尤為明顯。2012年,林超全力以赴試圖創作正常畫作,然而給人一種天生幾何辨識能力不行的感覺,其畫作始終有種扭曲感。由於技術力過低,林超只畫了半年就實際停更了,其所謂的「2016年4月因素材枯竭、家庭原因淡出創作」事實上純屬演戲。雖然林超的真正創作很少,但這對其割愛國韭菜的事業沒有造成任何負面影響,反而為其節省時間用來玩人際關係的計劃提供了莫大的方便,這也出自林超對掌控人心的自信,正如韓信評價劉邦的「善將將」。

那兔最早只有文字作品,即超大論壇野風之狼的《小白兔的光榮往事》,漫畫則是鳳儀論壇的大骨湯原創。那兔用得最廣的那張宣傳畫(扭頭看人的迷彩服兔子)的作者也不是林超,而是其「發小」深紅之翼,至今知道這些捉刀寫手、畫師的人寥寥無幾,而且基本上都是反對兔雜的有心人才能了解到的情況。類似的,還有其他畫師也參與了那兔的創作,然而這些寫手和畫師最終不僅沒從林超處得到任何回報(包括物質上或精神上的任何報酬),反而被竊據勞動成果並加以迫害。尤其是在林超得到總政治部支援後更是動用行政力量為所欲為。這些人愛國的結果就是白幹活還被迫害,令人心寒。被打壓的寫手和畫師們,要麼如野風之狼和大骨湯在網上被抹殺最後不了了之,要麼像深紅之翼最後屈膝跪舔林超,給林超廉價輸送作品。那兔動畫更是將其抄襲行徑發揚光大,比如講兩彈一星那集劇本徹底照搬《橫空出世》,類似的用了老電影劇本的情況很多,國內外電影都有。盜用各種BGM的例子則更是數不勝數了。

星沉大海

林超曾經盜用日本作家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中的名台詞兼OVA副標題「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わが征くは星の大海)」作為那兔的標誌性用語,後來寧學明也將其作為自己的文章標題。那兔流傳之後,「星辰大海」便成為了兔雜們統一的口號,田中芳樹風評被害。有趣的是,一般兔雜並不知道這個口號的由來,大都認為是林超的創作,少數則認為是寧學明的創作,而不幸了解此事的兔雜基本上都非常忌諱,有時還會詭辯稱這個口號的來源是錢學森、余光中甚至普希金,兔雜的口徑在這一點上意外地難以達成統一的原因可能在於林超並未作出相關的指示。

屠美滅日

在那兔作品內外,林超屠美滅日的夢想表現得淋漓盡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林超多次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支持恐怖分子,比起作品內宣揚的的極端主義思想(尤其是越戰篇)有過之而無不及。

雖然林超帶有這樣的想法,但這阻止不了林超盜用國外素材尤其是日本ACG素材的本能。最知名的事件當屬2011年8月林超給那兔定的主題曲《粉雪》,由於是日本的歌曲,兔雜紛紛表示不滿。2011年10月,一名兔雜試著換成了《追夢赤子心》,遂被林超採納並用於第一季,之後卻再也沒有看見整天一口一個「幸福並感謝著」的林超的任何感謝,哪怕表面的一句話也沒有。

廣收人才

而從2004至今,林超的成功始終都建立在領導他人的基礎上,例如那兔最常見的那張宣傳圖,以林超自己的水平,根本不可能畫出來,但在2011年,「發小」(實為林超家族的家臣子弟)深紅之翼就願意代勞,並且從來不出來提著作權。2012年,深紅之翼結婚前幾天,林超也是輕輕鬆鬆說動他,讓他把自己的新娘塗塗misa在新婚的第二天借給林超當平面模特拍廣告推銷當時一點也不出名的那兔T恤。深紅之翼後來成為了翼下之風的副總裁,也算是幫忙開公司而得到的回報。

那兔導演二樹(QQ:316139529)從2002年就成為了動畫導演,曾經參與過不少來自美國和日本的動畫外包工作,包括MIke Productions的Hero 108等美式動畫,也就是說資歷比林超都要大一截。早在2012年底,二樹所在的動畫公司效益不佳,空閒出大量時間和精力的二樹就試圖插手那兔(當時的身份還是hzfengyun5),提出自己要做那兔動畫,並且給出了人設。當時林超由於缺乏投資等因素,原有的動畫計劃被擱淺,因此二樹的舉動在兔吧引發了不小的轟動,但是吧務方面態度比較保守,尤其是林超的女友親自出面表示反對,提到了版權問題。但是二樹毫不在意並且說了一堆類似「能者居之」的充滿挑釁的台詞,同時炫耀自己在業界的資歷。但不久之後二樹就親自跑到兔吧道歉說自己沒時間,並換號開始混坦克世界的圈子,經常畫一些有自己風格的漫畫,另外也很注意自我營銷,簡單來說就是個會畫畫的標準宅圈名人型的人物,二樹很快就拉了赤色火風(QQ:35216629)和折騰五號(QQ:252004818,瀋陽人,早年沉迷於音樂無限、瘋狂卡丁車等遊戲)結成了一個所謂的偶像團隊,人稱坦克世界死媽三人組,沆瀣一氣地長期在國服坦克世界圈子製造熱點和自我炒作。2015年6月,林超在上海漫展開堂口收小弟,二樹很踴躍地納頭便拜。林超親自接見了二樹以及他的坦克世界偶像團隊裡的另外兩人,並且有過合影。然後便宣布由二樹和他所任職的公司來負責那兔第二季。2015年7月,林超搞到了《百團大戰》製作方的一些首肯,開始借《百團大戰》的人氣繼續傳教,這樣重要的工作不假思索就交給了二樹。能夠這麼快地接受新來的小弟,並且瞬間就用人不疑,將較重要的任務拜託給他,這種資質其實是很難得的。對於這樣曾經的敵人(林超一直以來對市場的壟斷性都是最重視的,為了獨占那兔這個品牌干出過不少缺德的事情,例如對最初想出那兔創意的大骨湯),如今二樹來降,林超卻能立刻虛懷若谷地讓其擔當重要任務,不僅是繪畫,那兔動畫的製作方都已經換成了二樹如今所在的公司。

無糖白蓮也是諸多抱大腿的畫師的其中一個。無糖白蓮在丁興濤那邊算是個功臣了,但明顯不是決策層和老闆層。丁興濤的寨游做大後無糖白蓮等人就被鳥盡弓藏,尋找林超的庇護成為不二選擇。如果能夠注意到無糖白蓮的作品的話,可以發現無糖白蓮的天賦比較差,遠不如其他幾個和他資歷相當的畫師,能夠混到現在這一步完全是因為無糖白蓮投靠丁興濤的時間比較早,所以後來的危機感也是最大的,對跳槽的準備也是最充分的。另一方面,無糖白蓮本身的心智跟高中生差不多,是真正意義上的兔雜,2013年就在微博上作為普通兔雜的一員幫林超刷過票。當然就心智而言,事實上林超本人也就是個相當於退學後自己做成了幾筆黑幫生意的高中混子,心智也差不多是高中生的程度,這個差距使得林超能夠傲視群雄。國內很多畫師說自己宅其實也真是宅,都相信自己好好畫畫或者在網上玩點親友團那套,就能成功。而林超則相反,雖然整天自稱漫畫家卻把繪畫看成非常低賤的行當,而從大學開始就喜歡那種到處跑到處斡旋當社會活動家的感覺,後來更是以整天飛全國為榮。林超被認為曾經介入寨游的內鬥,這也是以無糖白蓮為首的多名寨游畫師最終投靠林超的原因。

除了男性之外,林超對女性也同樣有著可怕的掌控力。2014年,林超憑藉另一位女性「發小」boa喵,輕鬆拴住了周平的心,以至於周平一度性奮到跑到自己的微博上發boa喵的大腿照。周平在和林超因為利益反目成仇後,野心壓制住了性慾,中止了和boa喵的交往。林超立即做出了新的指示,讓boa喵去色誘他頗為賞識的一名小弟,即那兔吧的首席畫師xiaoxie830717,此人身為北漂畫師一直不得志,頭腦也是公認的有問題,而boa喵毫無疑慮再度完美地執行了林超的命令。同樣,也是因為幾乎和一年前周平一樣的性奮,xiaoxie830717也立刻對林超的忠誠度上了100。雖然有人善於交朋友,但沒有多少人,能夠如林超這樣,在完全還沒有獲得什麼名望的時候,讓自己的朋友心甘情願為自己付出還不求回報,讓自己的朋友心甘情願自降身份成為其小弟,而且無論男女。誇張點說,林超就是生來就是為了控制他人、領導他人、讓他人成為自己的手腳和眼睛的,正如史書里記載的那些亂世里崛起於各種不堪的出身的豪傑。趙國頹廢不堪的宣傳口能夠得到一位這樣的不世出的天才,只能說確實天佑窩兔。

內部採訪

在林超還沒有女朋友的時候,曾經有客觀人士因為停更的事情向林超發問,質問是不是因為資金問題。林超表示,如果自己賺到錢才更新的話,那兔就沒辦法更新了。林超一方面承認影響自己更新的正是因為成立了公司,行政和商務方面都消耗了大量的時間,另一方面也稱「一直想讓更多的人來看兔子,更多的宣傳我所秉持的愛國理念」,因此需要自己親自出馬換資金和資源,去進行推廣,以至於難以維持那兔的「創作」,即指揮自己的捉刀寫手和畫師。另外,林超當年並未真正起勢,因此還要應付十萬甚至九萬個迫真談合作的兔雜,同時還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的資源是可以免費用的。客觀人士又追問林超有沒有抱大腿,是不是變成官方五毛了。林超避而不談,隱晦地表示「你應該這麼問:你打算離婚了嗎」,客觀人士便隨口說道:「首先你要有個女朋友」,面對女朋友的問題,林超跟野獸先輩有種不謀而合的默契:「嘛,我這麼辛苦去做我不擅長的行政和商務,為的就是找到另一種非官方的推廣愛國的方式、方法」,之後辯解道,如果自己變成五毛,就沒有人會相信自己的作品不是擺屁股的東西。林超稱,自己的公信力和話語權只能在民間,並且稱自己喜歡現在的「群眾身份」。

辣椒麻蛇

王立銘曾經繪製諷刺林超和那兔的漫畫,由於漫畫裡使用的語言是日語,林超只看到漫畫描述的是自己的作品,便想當然地以為是國際友人在給自己捧場,並得意洋洋地發推炫耀。在一片和諧的喝彩聲中,林超被某個智商勉強過關的兔雜點醒,這才察覺自己被擺弄了一道。就在其他兔雜啞口無聲的時候,林超厚著臉皮表示自己知道王立銘是在諷刺,詭辯稱自己只是非常欣賞王立銘的畫技。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王立銘的畫技並沒有什麼值得吹捧的地方,更不用說像林超這樣磕了藥似的喊著要「求全本掃本」,可以說林超的詭辯技巧實在是傣族第幾。

兔雜T恤

2013年底,林超在一個選拔面聖的會議「全國名博四川採風行」上裝逼,因此被當局冷處理,陷入窮途末路的境地。然而林超並不死心,仍然賴在消費水平很高的廈門,不到一歲的孩子完全交給妻子照看,同時還需要妻子給自己送錢維持生計,曾經在大半夜發微博問如何讓嬰兒不哭。林超的妻子為了林超各種拼命掙錢,比如一邊帶孩子一邊一個人扛幾箱子兔雜T恤,做淘寶賺錢。後來林超夫婦別出心裁想了個預付款的活動,結果兔雜根本不講良心,付了一點預款後就直接把T恤黑下來了,導致大虧本,最後林超是靠其他幾個自泔五接濟才挺過那段時間(事後證實其中有福建團委出手),對此人物雜誌曾經專訪過林超,但是行文里充滿了揶揄和不屑,幾乎是把當時的林超寫成充滿宗教狂熱的大齡無職窮外地逼,有趣的是人物雜誌後來也因為這件往事吃了一點小苦頭。

掏糞計劃

2014年12月,林超在赴京參加了一些政府安排的活動後就開始主動靠近掏糞男孩,公開在微博上給掏糞男孩辯護,博得小粉紅的歡喜,但當時也有不少兔雜表示不解。2015年5月4日,林超和掏糞成員王俊凱一起參加了義和團中央召開的全國優秀青年座談會,並且在5月5日的中國青年報頭版一起作為6名全國優秀青年的代表而出現。據內部人士透露,林超和掏糞男孩已經被列入了同一批計劃,這批計劃還包括了其他的一些願意合作的小鮮肉明星,而政府的目標正是通過收買明星的手段來為自己間接獲取大量擁躉,這恰恰解釋了目前小粉紅的數量出現暴漲的原因,同時也揭示了如今所謂的「愛國者」是以追星的態度來「粉」政府的真相,從側面反映出真正愛國者的糟糕處境。

批林批周

林超在早期經常否認自己和周平的合作關係,但依舊被抓住把柄。林超和周平的合作關係其實是鐵證如山的,最明顯的就是那兔動畫的出品公司是翼下之風,林超是翼下之風的執行長,周平則是翼下之風的營運長,清者自清,靴靴。令人疑惑的是,林超百般否認自己和帶魚的合作關係。一般認為這要追溯到政府早年對那兔漫畫的報導,也就是2013年5月的一期解放軍報上,那時正處於巔峰期的林超,就已經提到自己要動畫化了。疑點在於,那兔動畫出品的時間是在那兔漫畫的巔峰期的一年多以後,能夠說得通的原因就是絕大多數公司和地方部門都不支持或者說不敢投資那兔,畢竟臘肉登基以來,那兔是第一個民間自發公開創作「私撰國史」的涉及大量趙國近現代史的作品,而自從2013年5月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政府就沒有再對那兔表態過,因此政府對那兔的態度在當時是難以捉摸的。與「絕大多數公司和地方部門」不同,周平的膽量是有目共睹的,他是臘肉登基以來第一個敢以最高領導人為背景自拍的人,他的那次舉動絕對是前無古人的程度。所以說周平投資那兔是非常符合邏輯的一個猜想,而林超不承認周平在其中的作用也是合情合理的——假如政府當年興師問罪,那麼所有的風險自然由法人林超承擔;而假如兔漫沒有被問責,而開始火熱,正如今天,那麼周平可以和那兔漫畫的兩位作者共同割愛國韭菜。不得不說,超大論壇大批自泔五的跳反實在是託了這兩人的福。林超一開始在超大被人嘲笑中二,後來通過那兔漫畫逐漸博得好感(一些讀者同時也是APH廚,和兔雜是涇渭分明的兩個群體,那兔漫畫只是對了他們喜歡萌系作品的胃口),但是最終還是因為與周平的關係而名聲下滑。

順便說一個有趣的細節,周平當時自己設計的形象就是整天穿改良版蜈蚣衫。後來林超也跟風,或者似乎是自以為自己能夠取代周平,也是穿這種蜈蚣衫。

前面已經提到過林超利用boa喵試圖腦控周平,準確地說,林超幾乎是完全操縱boa喵是否和周平談戀愛的,並且當時的周平也的確是被迷得神魂顛倒,2014年前半年末一度在自己的微博首頁瘋狂曬boa喵的大腿,並且表示已經訂婚。若非周平後來大腦升級與boa喵一刀兩斷,否則不堪設想。

2015年1月,林超和周平因為利益問題徹底圖窮匕見水火不容,甚至不惜動用自己在昆明的舊交給周平設了場鴻門宴,差點斷送了周平的前途。此事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但是經過對周平行蹤的調查可以發現,林超自從2012年底離開昆明後一直沒再回去過,但就在周平經不住boa喵的枕邊風應邀去昆明講座前一個月,特意回了一次昆明。

源氏物語

2015年5月義和團團委大會上,薄熙來欽定的自泔五始祖饒毅開始巴結林超。林超家族世代服侍薄家,林超本人也不例外。薄熙來倒台後,林超家族筍絲巨大,以至於林超不得不幾乎是淨身出戶逃到福建,並且一呆就是兩年。

後來有人在S1上發帖詢問「一生最想去的3個地方」,結果林超前兩個答案都比較正常,唯獨最後一個是「重慶」。根據一些消息,平西王舊部的行動是受到一定程度限制的,尤其是重慶,是不許隨便去的,也難怪林超會對此念念不忘。

攻打寨游

林超預料到丁興濤會跟自己搶愛國市場,所以找總參發了一篇文章,作為官方批判萌化軍事遊戲的先驅。但結果是給了丁興濤絕好的機會,趁著林超施加的政治壓力落在運營方身上時,趁機背後捅刀然後獨立出來並獨自運營寨游R。作為報復,丁興濤指示寨游貼吧,讓吧務完全不阻攔寨雜批判那兔手遊。最後丁興濤直接找到總參,把刊登這篇文章的這一期雜誌從首頁都抹掉了。這一期雜誌是2015年7月號,現在在那個首頁還能找到6月和8月,中間7月則非常神必地回歸虛無了。

文登站隊

2015年8月,文登玉碎戰爆發,從侯聚森與人約架演變為義和團內部十八路諸侯間的大混戰,最終結局是福建團委在決戰中戰勝了山東團委,成為義和團的盟主,此後義和團的行事風格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林超早在文登玉碎戰前就已經成為福建團委麾下的一員大將,其投靠福建團委的原因,一是當年林超家裡遇到困難時是福建團委出面收留他的,二是林超的妻子本身就是福建農村人。

文登玉碎戰爆發後,原本應該配合山東團委參與襲擊納吧的林超一瞬背刺,反而趁亂找李彥宏幹掉了一些中立或者屬於其他團委諸侯的自泔五據點,這些自泔五據點裡影響力比較大的就有自乾五吧和戰略忽悠局吧等,其中戰略忽悠局吧的戰況尤為慘烈。當時的自乾五吧和戰略忽悠局吧互為同盟,共同抵制林超勢力。然而林超利用自己的個人魅力成功策反了自乾五吧的一名無業女吧主。作為投名狀,此女把戰略忽悠局吧所有高層的信息提供給了林超,後果是戰略忽悠局吧所有高層成員都被人肉,林超本人更是親自給每個人發簡訊進行了重度威脅,導致戰略忽悠局吧即使風頭過去後也完全不敢重建。當然,這名女吧主也獲得了林超的獎賞,就是提拔她擔任兔吧吧務。

時至今日整個義和團依舊唯福建團委馬首是瞻,其中林超的功勞之大,足以讓其與土生土長的福建縣霸長子雷希穎以及同樣在文登玉碎戰中果斷叛變的梁盛皓共同成為如今趙國國內義和團宣傳戰線的重要人物。

凍鰻巨鱷

2015年9月,金融巨鱷上海景林投資集團核心層的一名骨幹被集團老總派遣到集團投資的林超的翼下之風公司當帳房先生,資金充裕的那兔一瞬崛起,隨即宣布第二季,在金融巨鱷的支持下成為凍鰻巨鱷。數據證明,雖然在李彥宏那裡,那兔的百度指數並非最高,但是明顯可以看出,那些百度指數高於那兔的作品,往往只是一時的火爆,或者只是有名而無法在趙國市場變現出足夠的政治和經濟利益。那兔被認為越來越接近趙國教科書的原因,在於那兔走的是現實里的傳統傳播途徑。舉個例子,平均一個人要搜十次花千骨才會被花千骨傳教;而一個學生幹部利用各種學校官方活動傳播一次那兔,平均下來每個被傳教的學生可能只搜了十分之一次那兔。換句話說,一個人知道花千骨後,自己會去百度搜個平均十次左右,然後才有一定機率被傳教;而一個學生工作幹部被義和團「建議」後,只需要自己上網搜索那兔一次,然後就會有幾十個學生被傳教成功。也就是說這那兔的實際傳播度要比絕大多數正常的市場作品要高很多。事實上,百度指數準確性低也是業界常識,陳睿曾經表示屑站不需要屑度也能正常運營。而在全國乃至全球,找不出第二部作品能夠如那兔一樣,既具有市場化現代化作品的屬性,又能夠被義和團這樣龐大的組織在趙國上下強制推行的。雖然因為之前周平的惡劣影響,義和團似乎學會了悶聲發財,在一段時期內不太容易在一些院校官網之類的公共場合找到露骨的強制推廣,但事實上義和團是加大了推廣力度,而且採用了更加隱蔽的做法。簡單來說,如今那兔已經壟斷了整個趙國的教育領域,將來只會壟斷得更厲害、更可怕,起碼趙國目前還沒有第二部市場化作品能夠和那兔這樣被趙國的大中小學教職員工如此強制推廣的軍國主義作品進行比較,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也不會出現。作為凍鰻界的皇帝,林超遠勝一些所謂的人氣作家,整個趙國的教育體系,從清華到N線村鎮的小學,都可以發現義和團私下授意強制傳播那兔的痕跡。一些院校的馬原毛概課程大幅削減了本來應該講授共產主義、國際主義、反資本主義的內容,取而代之的是公然播放那兔這種為軍國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唱讚歌的納粹宣傳品。根據筆者的經歷,清華大學精密儀器系一名鄒姓義和團女頭目就經常強制給機械系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強制推廣那兔,而國防科大也存在幹部利用政教課的時間給學員推廣那兔和周平作品的行為,不得不說這是高校的悲哀。

手遊敗北

有一件不管是兔雜還是非兔雜都能達成一致的事情,就是那兔手遊是一個徹底的大失敗,尤其與寨游相比,更是相形見絀。根據分析,寨游從2015年7月開始就已經是馬化騰的產業了,丁興濤當年也是馬化騰手下的高級員工,如今寨游在整個馬化騰動漫部的戰略體系里是制霸二刺螈領域的橋頭堡。所以,事實上,如今寨游運營和寨雜都津津樂道的所謂蛆群,並沒有什麼實際的用處,其最大的價值在於給所有人一個台階下:自從2015年7月開始,馬化騰暴力威逼利誘甚至直接破壞各種潛在競爭對手和障礙時,只要說「這是蛆群的力量」,那對於加害者和被害者都更容易接受。

舉個例子,前運營徐文能夠搞定京兆府的關係,能夠拿活那麼多渠道,卻依舊搞不定自我標榜「小作坊」的寨游的原因,就是事實上徐文是在跟馬化騰硬剛。同理,林超的手遊徹底失敗的原因也很簡單,並非林超選錯了合作對象和開發方,而是林超襲擊寨游的行為,直接得罪了作為後台的馬化騰,所以遭到了各種技術層面的報復,甚至很可能那兔在未來的衰落也和馬化騰的進一步報復不無關係。而且丁興濤本人也是相當有水平的人物,可以說是天生的梟雄,各方面都不亞於林超。

梟雄末路

毋庸置疑,趙國政府從一開始,最恨的就是涉及軍事政治的ACGN作品,林超的大棋中也一直有壟斷軍史題材創作權的構想。尤其是涉及舊日本帝國軍隊和裝備的,可以說是天生抵制追咬不放。問題在於林超完全沒有勝算,最早的幾個民間的軍事專題,林超就沒法搞定,到了現在張召忠直接出馬,並且到處招安各種野路子自泔五和軍juan大手,基本可以說林超現在已經徹底完敗。那兔在鼎盛時期還是相當風光的,林超成功拉制監禁徐逸的意見強行讓那兔入駐屑站,包括2000萬元A輪融資的時候,不難想像當年的林超是有野心控制宅圈軍事話語權的,苦心經營的兔吧和論壇也初具規模。與徐逸相比,林超的家世不一般,是比徐逸還根紅苗正的三代(雖說是三代,也只不過是個家道中落的雲南省霸的不成器的長孫),徐逸在那兔上線的問題上曾激烈抵制(這也是徐逸唯一的正義舉措),但最後發現資本還是玩不過權力。後來薄熙來倒台(詳見前文),再加上張召忠退休後在相關領域的發力,輕而易舉地斷送掉了林超的夢想。當然,寨游也是個關鍵因素,各種自泔五群,在丁興濤的引導下,從你兔我兔紛紛轉進成了寨游群。林超自己的手遊大暴死也是個重要催化劑,而這個事件很有可能是馬化騰介入的結果。通俗地說,就是馬化騰和張召忠聯手徹底把林超給乾死了。

當然現在林超還是有自己獨到的優勢,即在兒童和女性方面。兒童方面肯定容易接受,畢竟都是二頭身動物形象,孩子們理解起來不困難。至於女性,值得一提的就是林超早年在昆明COS圈的宅圈偶像事跡,褒貶嚴重分野,既有大罵林超下流無恥的正義人士,也有不惜以身相許的迷妹,林超天生相貌上有極大的優勢,對他後天性格和能力的形成也有很大關係,其顏值、家世、領袖作派受到廣大女性的歡迎,曾與紗布藍、史珊珊等人密切互動,甚至多年後迷妹們結婚成家,還念念不忘這位偉大領袖與純白無垢的人類。所以可以確信如今能受制於林超的迷妹和當年的迷妹實際上就是完完全全的一路人。這些被稱為小粉紅的群體並不愛國,即使她們自稱「愛國」。有評論指出林超實際上走的是淘糞男孩的老路子,而且走得比掏糞男孩更好——那兔對女性的誘惑力和掏糞的誘惑力是一致的,林超筆下的「兔子」就是一個標準化的腹黑小正太形象,極易討好年輕女性,可以形成先入為主的好感與保護欲,幾乎是所有小粉紅理想的偶像。另外,從義和團中央、環球屎報、觀茬者網、野雞網等平台與讀者互動情況來看,這些所謂的「小編」絕大部分都是女性,因為從事新媒體多數要求傳媒傳播專業出身,這自然吸引思維和情感都與之相近的女性受眾。所以在那兔動畫開播時,沒過多久微博上提及那兔的就幾乎都是女性。與兒童、女性相比,男性自泔五給那兔當免費苦力的數量正在減少。男性身上的經濟壓力越來越大,導致類似小粉紅那樣簡單明了喊口號的方式,反而會勾起男性的很多失落和不滿。所以現在自泔五在男性那邊,更多地是以一種氣質和情懷的更虛化的方式而存在了,而不再有那麼明顯的政治標籤了。簡單來說,自泔五的那套原本的政治宣傳,更多地具體轉化為了諸如喜歡抱團、喜歡詭辯、仇視現代文明、仇視法律、主張不擇手段等等更加氣質層面的東西了。

張召忠干爛林超,除了馬化騰、丁興濤,還有《進擊的局座艦娘之玉碎》的作者齊]的幫助。齊樂雖然也是自泔五,但一直對林超不服,認為林超不配居於自己之上。於是張召忠開始正式跟林超搶生意後,兩人一拍即合,開始集火林超。在兔吧可以看到齊樂的作品,有些人因此推測齊樂與林超有關,但是事實恰好相反。作為北京上層公民,齊樂有著被認為足以操縱張召忠的實力,而且比林超年長,早在2002年就從事ACG相關工作,並且在論壇有按當時普遍水平來看極高質量的圖,後來得了精神病,在家關了3年,2015年才再次出來的,其間不可能和林超有任何交集。林超最大的軟肋就是政治正確,導致很多時候只要對方也政治正確,那麼就算明目張胆來跟他搶地盤,他也不好直接拒絕。這就給了齊樂一邊用兔吧自我炒作一邊還私下反林超的機會。

當然,有評論認為林超不是覺得手遊做不好了,而是他現在已經不需要用手遊這種可能損害自己聲望的方式給自己斂財了,因為他現在已經估計身價過億了。但是不管怎麼說,林超已經到了梟雄末路的境地,值得誇耀的也只有老本了。

微博辱罵

2017年6月9日,愛國網友在微博上私信林超,希望林超能站出來為巴基斯坦遇害的兩名中國人伸張正義,揭露巴基斯坦與國內關係並非兔漫里描寫的那麼鐵板一塊,然而卻受到林超的直球辱罵「傳播你麻痹」。

近況

7102年Chinajoy期間,有高雅人士發現,那兔展位門可羅雀,只被零星的遊客當做休息區,擺攤的林超只好百無聊賴地玩起了手機。

回望軍juan,兔漫的人氣也日漸低迷,很多糞蛆頭目甚至公開欽點其為弱智爛片。那兔,真的過氣了!

外部連結和注釋

  1. 按照部分兔雜的邏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是該被種族滅絕的。

另見